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黄国光:首批投奔延安的南侨机工

2015年09月18日
文章来源: 林卫国
作者: 林卫国
点击量: 3775

    1938年10月下旬的一天,秋高气爽,晴空万里。革命圣地延安迎来了12名回国参战的华侨青年——以彭士馨为团长的“马来亚士乃华侨司机回国服务团”。在华侨抗战历史上,这是第一个从南洋回国参战的华侨机工服务团,是唯一成团投奔延安的南洋华侨机工群体。在这个服务团中,有一位叫做黄国光的华侨青年,自始至终参与从酝酿、组团到回国投奔延安的全过程。
    党中央、毛主席对他们十分重视和关心。他们抵达延安当天,八路军总政治部的负责人谭政、交际处的主任金城及其他工作人员,都出来盛情欢迎,并同大家合影留念。而这张照片被黄国光珍藏至今,成为见证和记载重要历史事件的珍贵文物。

八路军总政治部副主任谭政(前排右五)同机工服务团合影(前排右三)为黄国光

    黄国光健在时,曾接受笔者采访。他讲述了如何从一个热血满腔的爱国华侨青年,成长为一个有坚定信仰英勇无畏的革命战士的过程。

(一)

    黄国光1917年3月17日出生于广东省揭西县河婆镇新埔塘村。1927年夏天,由舅父带领出国谋生,定居在马来亚士乃。他先后在茶馆里当过店员、为庄园主看过果园、在石料场卖过苦力、在橡胶厂当过童工、在货场当过装卸工、还当过汽车驾驶员的助手。最后,黄国光就学会了驾驶技术,获得了汽车驾驶执照,成为一个技术娴熟的汽车司机,从事波萝和橡胶的运输。
    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黄国光在当地积极参加“抗敌后援会”组织的募捐活动。他节衣缩食,挤出自己的生活费去捐献,而且跟随“后援会”的同志,深入车站、码头、大街、小巷,向侨胞和当地人募捐。
    在士乃爱国华侨社团的慷慨支持下,黄国光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工人朋友带头组建起“马来亚士乃华侨司机回国服务团”。他们很快办妥了两套回国手续:一套是由“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会”办理的到国民革命军的手续,一套是通过当地地下党组织黄适安先生办理的到陕北延安的手续。他们早就从黄适安先生的口中,知道国内抗战的情况,知道共产党和毛泽东,知道延安是领导、指挥全国抗战的中心,一心一意想奔赴延安,在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抗日。
    1938年9月底,由12名华侨组成的首批“士乃华侨司机回国服务团”,从新加坡启程回国。他们共驾驶10辆崭新的大卡车,装满了药品、医疗器械等前线急需的物资。经过7天7夜的海上航行,他们抵达香港,下榻在一家社团会馆里,受到香港同胞和进步的社会团体热情欢迎和招待。
    最使他们难忘的是:通过介绍,服务团全体幸运地拜会了“国母”宋庆龄女士。宋庆龄女士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询问:“你们准备到哪个战区去?”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到西北战区!”“西北战区”表面上指西安,实指延安。“国母”会心地露出了笑容,说:“好!好!” 在香港八路军办事处,负责人廖承志同志热情地接见了机工服务团全体,不仅为他们开了到延安的介绍信,还亲自为他们画了一张沿途行军的路线图。
    1938年10月15日,服务团抵达汉口。八路军办事处的杨之光等同志热情周到的接待了大家,当即给大家发放了棉衣服和其它用品,说:“你们往北边走,气候会越来越凉,可要注意保暖啊!”各界爱国人士知道有一个南洋华侨机工服务团到达汉口,也纷纷前来探望、慰问。当地报社记者都来采访、拍摄,纷纷发表消息:“马来亚华侨汽车工人服务队抵汉口,旋赴八路军前线工作”。休整了几天以后,由于得知国民党即将弃守武汉三镇,服务团急忙驾车离开,往陕西方向急驰。
    不久,服务团终于抵达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当天,周恩来副主席、音乐家冼星海夫妇(他们早到一些,也准备奔赴陕北)及办事处的同志们都出来迎接服务团团,周副主席对大家说:“你们一路辛苦了!虽然还没到延安,但这里也是你们的一个家。你们好好休息两天吧!”第2天晚上,办事处还专门为机工团举办了一个欢迎会,冼星海和另外一些同志表演了文艺节目。第3天,周恩来副主席亲自带大家去临潼参观,介绍在“西安事变”中蒋介石被活捉的情况,还请大家洗了温泉澡,品尝了陕西特产柿子。
    在西安休息了4天后,服务团离开了八路军办事处,向陕北进发。冼星海夫妇和一些爱国文艺工作者一路结伴而行。在经过国民党军的关卡时,按事前安排,机工团在前,冼星海等人在后。团长亮出了“国母”宋庆龄在香港给大家办理的护照。守关军人看了护照,没发现任何破绽;盘问了几句,大家用广州话应对。他们听不懂广州话,也查不出什么名堂,于是挥手放行。

(二)

    抵达延安以后,黄国光曾先后在延安3所著名的学校——抗日军政大学、延安工人学校和中央党校学习受训。并幸运地受到毛泽东、朱德、叶剑英的领导人的接见和教诲。
    黄国光的表弟蔡明训在他的介绍、动员下,随后也参加回国服务团,离开士乃回国投奔延安。
    在抗日军政大学受训时,黄国光提高很快。于1938年12月,由指导员王庆田等同志介绍,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说:“作为华侨青年,这是我一生中所得到的最光彩的政治生命!”
    而后,黄国光又进入延安工人学校(又称职工学校)学习。他本想尽快上前线打鬼子,但听到张浩(林育英)校长说:“这是党中央、毛主席的决定,是组织上对咱们工人同志的培养。”于是服从组织决定,安下心来继续好好学习。
    1940年初,中央决定将工人学校的部分学员派往前方。黄国光和其他华侨工友一听非常高兴,心想这次可以实现上前线杀敌的愿望了!那知宣布上前线的名单时,竟然没有自己的名字。他们一听心急了,立即找张浩校长问个究竟。张浩校长说:“毛主席的意思,送你们几个进中央党校继续学习。”大家对这样的安排都想不通,说:“我们从国外回来,就是为了杀日本鬼子,凭什么不让我们上前方?”最后,“逼”着张浩校长去向毛主席反映。第二天中午,张浩校长从毛主席那里请示回来,大家急忙找他请示的结果。张浩说:“毛主席还是要求你们去中央党校学习。”又说:“毛主席叫你们明天去一下。”第二天,张浩校长领着黄国光等几个人去见毛主席。当时,叶剑英总参谋长也在场。毛主席说:“听说让你们去学习你们还不愿意?你们可是要吃亏的喽!”接着,毛主席又耐心地开导大家:打日本鬼子不是一个人的事,要把全国人民都动员、组织起来,才能打败日本鬼子。党中央希望你们这些工人同志多学习一些知识、本领,才能承担党交给你们的任务,把对敌斗争的工作做得更好!……
    听了毛主席的教诲,大家感到犹如一股甘露滋润着心田,一切浮躁情绪顿时烟消云散。毛主席见大家情绪已经平和,就说:“走吧!我同你们到中央党校去看看。”就这样,毛主席、叶参谋长和张浩校长3人亲自带着黄国光一行到中央党校。见了邓发校长,毛主席对他说:“我把这些华侨同志交给你啦,将来学习得好不好就看你啦!”黄国光一行异口同声地表态:“我们一定好好学习!”第二天,他们几个人就高高兴兴打起背包到中央党校报到了。
    1941年10月,黄国光从中央党校毕业,被分配到边区税务总局当督察员,而后又到陇东地区当县税务局长。

(三)

    1945年5月的一天,他突然接到命令:立即返回延安,接受新的使命。原来,党中央和毛主席分析了当时的国内形势和国际形势,预测有两种可能性:除了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迅速胜利、日本很快投降这种可能以外,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包括中国抗日战争还可能会持续2-3年。因此,决定抽调部分主力,派往华南地区发展,以打乱日军的战略部署,加速其溃败。于1944年,以359旅为主力,组成一支5000余人的部队,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18集团军独立第1游击支队”(简称“南下支队”),在年底离开延安向南进发。接着,又在1945年上半年,组建另一支特殊部队——南下支队第二梯队。这支部队中有相当数量的华侨干部,黄国光就是其中一员,他们的任务是到达广东以后,由东江纵队接应,出境返回东南亚侨居国工作。
    黄国光和另一位华侨机工陈全分配在一团一营一连当见习指导员。朱德总司令、叶剑英总参谋长和日本共产党领导人岗野进接见了全体华侨干部并会餐饯行。朱总司令代表党中央、毛主席作了重要指示,强调说这是党和人民赋予的光荣而艰巨的使命,要求大家在远离根据地的环境中,务必处处小心,千万不可大意,同时要勇敢沉着,独当一面,不畏艰险努力完成任务。他还幽默地说:“当大家在工作中出现缺点错误的时候,一定要及时地纠正解决,不要等到问题成堆。总之,要‘零售’,不要‘批发’!”叶总参谋长也给大家讲了许多在工作中和生活上应该注意的事项。
    1945年5月下旬的一天,南下支队第二梯队告别延安踏上新的征程。部队开始长途行军,一路餐风宿露,经过延长、延川、绥德、吴堡等地,渡过黄河,进入山西境内。经过中阳、汾阳、孝义、汾西、新绛、万荣、临漪、平陆等8个县,又渡过黄河,进入河南境内。经三门峡、渑池到达新安。在这里,遭遇了敌人,打了一仗。打死打伤了7个敌人,我方也牺牲了一名华侨干部。他们正要继续南下,忽然接到中央命令,取消原来的任务,要南下支队第二梯队立即回师北上,日夜兼程挺进东北。
    原来此时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已经取得决定性胜利,日本军国主义和它的盟友德国纳粹一样,气数已尽,溃败在即。在中国,蒋介石反动派妄图独吞抗战胜利果实,已在暗中策划,即将挑起内战,魔爪将首先伸向东北。毛主席、党中央对于东北的重要性早已认识。在延安召开的党的“七大”会议上,毛主席曾谈到东北问题,说:“东北是很重要的。从我们党,从中国革命的最近和将来的前途看,东北是特别重要的。如果我们把现有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有了东北,那么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南下支队第二梯队使命的变化,就是党中央、毛主席未雨绸缪做出的新的战略部署。
    北上的征程一样充满艰险。在山西汾阳县境内,他们遭遇敌寇,爆发了激烈的战斗。黄国光所在的连队在进山的路口上,与日本鬼子拼开了刺刀。黄国光虽然是第一次面对面和日本鬼子拼杀,但并不胆怯畏缩。他满腔仇恨积蓄已久,见了鬼子立刻燃起怒火,勇敢刺杀。几个回合下来,鬼子成了躺在他面前的一条死狗,而他仅仅右手受了一点伤。此次战斗进行了一天一夜,由于指挥员有预见、指挥得当,所以大获全胜,共歼敌50余名,我方仅伤了几名战士(华侨干部吴枫同志负重伤)。战斗结束后,当地群众把自己舍不得吃埋藏多时的小麦拿出来,慰问自己的子弟兵。大家推辞不过,买了一些麦子,用石磨碾压后连皮煮着吃。凌晨5点钟左右,黄国光才吃了半缸子麦粥,司令部即命令部队迅速转移。原来根据侦察,汾阳城里的敌人已经出动意在报复;我军避其锋芒,决定甩开他们。黄国光被编入尖刀排,开始急行军,一口气跑了200多里地,终于冲破敌人的封锁线,安全进入我吕梁抗日根据地。途中,还打垮了3小股从碉堡里窜出来抢粮食的敌人。这是黄国光回国后第一次跑这么远的路,也是感到最辛苦最疲劳的一次。当胜利完成任务时,大家的精神都为之一振,一切辛劳也就烟消云散。
    在吕梁根据地休整了4天之后,部队继续北上。途中传来日本投降的消息,大家高兴万分;但并不轻松,因为国民党已在磨刀霍霍,策动内战,严酷的战争形势又摆在部队面前!

(四)

    经过连续的急行军,黄国光所在部队达奉天(沈阳)。当晚,彭真同志即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宣布将黄国光、陈全、冯昌仍3人调到东北军区交通司令部工作,黄国光被任命为汽车大队长。1946年2月春节前夕,根据战争的需要,东北军区在吉林省双辽县成立了西满铁路管理局,黄国光被任命同志为干部处长兼人事科长。
    齐齐哈尔解放以后,西满铁路管理局随即改为齐齐哈尔铁路管理局,任命黄国光为秘书主任,兼人事科、军运科、材料科科长。1949年初,黄国光奉命到铁道兵团工作,担任第一团政委。不久,黄国光又奉命带铁道兵团的2个连加入第4野战军第3纵队,先后参加解放义县的战斗和辽沈战役,然后返回锦州铁路局。
    在铁路部门,黄国光带领大家克服各种艰难险阻,虚心学习,变外行为内行,出色完成铁路抢修、运输任务和战斗任务。黄国光和其他指挥员练就了打道钉又准又快的技术绝活。他还学会了驾驶机车、倒车等技术。他发明的“装配式快速架桥法”,得到肯定和推广,为此荣获记大功一次。另外,他也掌握一些护理方面的知识,能够为指战员和职工打针、配药。在野战部队,他身先士卒勇往直前。辽沈战役中,他亲手缴获敌团长的驳壳枪1支、卡宾枪1支;纵队司令员表扬他,批准所缴获的枪支归他使用。

(五)

    黄国光返回锦州铁路局的第2天,即接到东北局通知,说中央通知所有华侨干部马上进京。随后,奉命跟随解放军15兵团司令部南下。

黄国光(前排中)合家欢

    此后,黄国光先后担任广东空军处处长、汉口空军中心修理厂厂长兼政委、航空部南昌320厂车间主任、上海118厂生产长,随后响应号召支援三线建设,调到贵州011基地128厂、3008厂任职,直至1981年离休,享受正师级待遇。
    2012年2月22日,黄国光在安徽合肥去世,享年97岁。
    黄国光曾获得《献身航空工业三十年》、《纪念抗日战争60周年》等众多荣誉证书和纪念奖章,生平事迹也已编入《抗战胜利四十周年》、《开国将士风云录》、《南侨机工抗战纪实》等书籍中。

分享到:

下一篇:夕阳无限好 无鞭自奋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