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老归侨白歌昕出新书

2014年02月17日
文章来源: 林卫国
作者: 林卫国
点击量: 3440

白歌昕出版的著作

    最近,山西侨界出了一件新鲜事:95岁老归侨、进山中学高级教师、离休干部白歌昕先生又推出了一本新书《中学文言常用实词词典》。这是他在马年献给广大中学师生的一份礼物,也是献给自己的一份礼物。
    白歌昕先生在跨入90岁高龄以后,出版了一部80万字的宏著《汉字解读——最新汉语识字读本》(山西人民出版社2011年3月第一版)。时过3年,又推出新书《中学文言常用实词词典》。
    在中国,高龄学者出书的典型,当属著名的语言文字学家、经济学家周有光了。他出生于1906年,经历了晚清、北洋、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被称为“四朝元老”。他进入百岁以后,推出了《百岁新稿》、《语言文字学的新探索》、《周有光百岁口述》、《新闻道集》、《文化学丛谈》、《拾贝集》、《百岁忆往》等多部新著。他大脑细胞特别活跃,会用电脑写作,每月都要发表文章。人们称他为“国家和民族的祥瑞”。而他自己则幽默地说:“是上帝太忙,把我忘掉了。”
    在山西侨界,年龄最高者出书的,大概属白歌昕了。人们称他是“周有光式的人物”,对他良好的健康状况和旺盛的创作活力,同样感到惊讶,也感到钦佩!

最感自豪的事:桃李遍天下

    白歌昕原名陈玉树,原籍福建省永春县岵山镇,生于1920年。“二战”爆发以前,从马来亚返回祖国。先后在家乡永春和厦门集美,读完了初中、高中。“七七事变”爆发以后,南方陷入战乱之中。他离开福建,北上闯荡。听说杨虎城将军在陕西办了一所蒲城中学,招聘国文教师,他就去应聘,结果被录用,当了一名国文教师,从此就在黄土高原上扎根了。
    白歌昕在蒲城中学工作了两年,又转到凤翔中学教书,还是教国文。后来,就过了黄河,来到山西的荣河中学教书。抗战胜利后他来到晋东南阳城。那时候解放战争势如破竹,节节胜利。老根据地组织干部南下,去接收新解放的地区。他积极要求南下,领导也批准了,他已经做好动身的准备。后来,因为太岳师范师资匮乏,就把他留下来了,在太岳师范当教师,这是1947年4月的事,也是他正式参加革命工作的起点。
    白歌昕说:“我一生就是当教师做学问。”当年,他参加革命工作的单位——太岳师范,是山西革命根据地的一座名校,是培养革命干部和人民教师的摇篮。他后来任教的太原五中、进山中学,也是才俊云集的名校。他一生中最感到骄傲自豪的一件事,就是“桃李遍天下”。他的学生定居在北京的就有100多位,职务最高的是中将,担任司长厅长的就更多了。他同所有的“园丁”一样,都把学生成才,当作是对自己最大的奖赏。

热衷钻研汉语言文字

    谈及对祖国语言文字的热爱和钻研,白歌昕说:“我到上学年龄时,一个同乡带我到新加坡后港小学读小学。我悟性好,学习很努力,老师很重视我。有个老师也是永春同乡,原来在厦门大学国学院念书,后来得了一场病,落下个残疾,于是不再念书,跑到新加坡来当小学教师。他的国文功底很好,看我对国文很有兴趣,就送我一本书,是王筠的《文字蒙求》。我一看就入迷了,原来汉字有这么大的学问啊!在小学阶段,我断断续续念了5年。在这个阶段,我确立了终生的兴趣和研究的方向。从此后,我无论是当学生还是当老师,都持之以恒对汉语言文字进行了不懈的钻研。”
    叶圣陶先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就说过:不通读几部说文解字著作,是很难过汉字关的。为了弄通汉字,白歌昕先后研读了五、六十部有关说文解字方面的著作,还有金文、甲骨文方面的著作。有的研读多遍,因而对汉字的形体构造有了深刻的认识。特别是马叙伦先生对他影响最大。马先生的《中国文字之构造法》、《说文解字研究法》、《说文解字六书疏证》、《马叙伦学术论文集》等著作,白歌昕都反复研读过多次。他收藏的这方面的图书也特别多,有些藏书甚至超过正规图书馆。

两部著作是他多年心血的结晶

    白歌昕对于《汉字解读——最新汉语识字读本》的编著,耗费的心血最多,时间最长。这本书共收录了10500多个汉字。它比较其他字典,有3大特点:(1)解读了每个汉字的字形、本义、引申义、假借义;(2)将基本字的偏旁、多种写法一一列出;(3)在编排时将部首、声符相同的汉字归在一起解释。这种做法是前所未有的。人们通常所见的汉语字典,没有一家是这样归纳、解释的。为了使《汉字解读——最新汉语识字读本》这部书稿更加精确完美,排版后他校对了七、八次,每校对一次就要耗费一个多月。《汉字解读——最新汉语识字读本》这部书稿曾于2008年元月29日由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转送到国家教育部语用所汉字室,承蒙汉字专家张书岩先生审查了3个多月。张书岩于先生2008年5月4日发来书面评论说:“白歌昕老先生的书稿细致分析了一万多个汉字的形、音、义及相应关系,显示了深厚的学术功底。这部书稿对帮助读者掌握汉字的基本知识、奠定文字学基础会有一定作用。”
    《中学文言常用实词词典》酝酿和编写的时间很长,也是是白歌昕多年从事教学和科研实践的结晶。出版这部著作,同样耗费他巨大的心血。这部著作的最大特点是它的针对性和实用性。白歌昕对此作了说明:“这是与中学语文课本相配套的中学生学习语文的工具书。本书收入400多个文言常用实词,其中360个选自高中语文一至六册《文言常用实词表》所列的文言常用实词。每条词都是先分析字形,推出字的本义;然后列出本义的引申义;然后列出假借义及其引伸义,最后解释部首偏旁。每条词在课文里出现的各个义项都全部收入。每个义项后面都附有例句,例句绝大多数是选自中学语文课文里的。部首偏旁都是随词(字)条解释,涉及那个就解释那个,不是作全面系统的讲解。每个部首偏旁及其例字,也都是分析字形,推出本义。全书总共解释了1500多个常用汉字的形体和本义。掌握了这些文言常用实词及其部首偏旁,可以大大增强阅读文言文的能力,从根本上克服写错别字的现象,为学好语文打下坚实的基础。”

希望大家都过好汉字关

    白歌昕先生认为:汉字,是世界优秀传统文化宝库中最特殊最珍贵的瑰宝之一;每个中华民族成员,都必须过好汉字关。他说:即使是上大学就读中文系,只念4本《古代汉语》,也是很难过汉字关的。现在大学毕业生念错别字和写错别字是司空见惯的事。有的把“遗失”写成“遣失”,把“隹”读成“佳”,把“庾”读成“庚”……,中央电视台字幕的错别字也不少,各省台播放的电视连续剧里,字幕的错别字也司空见惯。
    白歌昕先生说:“当前中学生的实际语文程度,距离要求的目标,真是差得太远了!”他说:“单拿错别字来说,问题就非常严重。1989年,他在市郊山区一所中学让高三的一个班听写100个最常用的词语,如“社会”、“传染”、“胸膛”、“当初”、“辜负”、“实事求是”、“按部就班”、“目不暇接”、“束手无策”、“金碧辉煌”等。结果全班平均只写对35个(每个词语只要出现一个错字或别字,就算全错),最高只写对53个,最低只写对18个。
    包括白歌昕在内的所有有识之士,对于上述状况,都感到十分忧虑。白歌昕先生说:“我编写这些工具书的目的,就是想弥补学校语文基本功训练的不足;希望大家都过好汉字关,当好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谈及延年益寿的话题,白歌昕先生说:“我的家族是个长寿和多子女的家族,我的哥哥活了90多岁。还有个妹妹定居在马来西亚蔴坡,也是高龄老人了。她生了4个孩子,两个男孩和两个女孩。两个男孩又各生了8个孩子,所以她有16个孙子。”白歌昕先生说:“其实我也没什么长寿秘诀,就是不断的思考,脑筋没闲着。”
    联想起周有光先生的“长寿经”,人们觉得白歌昕先生的话还是有道理的。脑细胞活跃,还可能激发其他细胞的活力,起到延缓衰老的作用呢!

分享到:

上一篇:马世红:美国加州地产界的成功人士

下一篇:张民觉院士的长女张燕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