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大使夫人汪向同

2013年06月25日
文章来源: 林卫国
作者: 林卫国
点击量: 9468

    汪向同女士是原联合国副秘书长、中国侨联副主席冀朝铸的夫人。她祖籍江西婺源,陈毅元帅曾对她说:“你和朱熹是同乡啊!”鲜为人知的是:这位“山西媳妇”的母亲是山西太谷人,她的身上本来就有二分之一的山西血统。
    汪向同女士是一位资深的翻译、外交战线上的老战士。而按外事规矩,她的身份应该叫“大使夫人”。
    汪向同女士1930年出生于北京,幼年时随家人赴台湾生活。她憧憬光明的未来,于1948年离开家人自台湾回大陆求学。1951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外文系,分配到军委总政治部宣传部任翻译工作。
    1954年,汪向同女士转业到中国红十字会工作。在外交部业余学校法文班学习时,她遇上了为周恩来总理当翻译的冀朝铸;冀于1955年从万隆会议回来后也到法文班学习。俩人同学一年多,可谓“一见钟情”,经过热恋之后,于1957年5月结为伉俪。
    汪冀联姻,真正是珠联璧合,天生一对!从此,两人心心相印,风雨同舟,并肩携手地踏上人生旅途,去迎接各种挑战。1968年,汪向同女士调到中华医学会担任《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翻译。1973年调入外交部,成为外交战线上的一名光荣的战士。1980年1月,汪向同女士得到丈夫的大力支持,只身到联合国秘书处工作。自1982年3月开始,冀朝铸先后担任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公使衔参赞,驻斐济、瓦努阿图和基里巴斯大使,驻英国大使,联合国副秘书长。汪向同女士于1984年结束了在联合国秘书处的工作,一直作为外交官的夫人跟随冀朝铸,在支持和协助丈夫工作的同时,自身也在大使馆担任职务,为新中国的外交事业竭尽全力。
    在家庭生活上,汪向同女士是冀朝铸的贤内助、好伴侣;在工作事业上,汪向同女士是冀朝铸的亲密战友和得力助手。冀朝铸成为一名著名的外交家和国际事务活动家,“军功章”的一半是属于妻子汪向同女士的。他俩的情况验证了一句名言:“在每一位成功的男人后面,都有一个支持他的女人。”
    下面是汪向同女士在生活、工作中的几则故事,相信读者定能从中的到激励和启迪。

用“试金石”考验男友

    汪向同女士认识冀朝铸,是在1956年冬天。那天正下大雪,汪向同女士急急忙忙赶去上课,快到教室时,不小心滑倒在地,赶紧爬起来,拍掉身上的雪。一个高个子青年刚从教室出来,看到她的那副狼狈相,禁不住“扑哧”笑了一下,随即又觉得不妥,收起笑容向她点头致歉。那个高个子青年就是周总理的翻译冀朝铸,这一笑使他俩有缘相识并成为朋友。交往多了,他们觉得彼此非常情投意合。特别是冀朝铸经常约汪向同女士到国际俱乐部看英文电影,使汪向同女士感受到志趣相同的愉快和心灵沟通的甘甜。
    然而,汪向同女士是个头脑冷静而有主见的姑娘。当恋爱发展时,她决定拿出“试金石”考验一下对方。她严肃地对冀朝铸说:“我的父亲在台湾,请你认真地考虑一下。”
    那时候国共两党势不两立,人们的思想很警觉、紧张,甚至有点过敏,一发现谁有家人在台湾,脑子里就会闪现出“特务”、“反革命”等字眼,唯恐惹火烧身,立即退避三舍。汪向同女士心想:如果他被我的“海外关系”吓住了,说明他很看重自己个人的得失,对我没有很深的感情,就不值得再谈下去。
    哪知冀朝铸在“试金石”面前十分坚决,立即明确地表示:“这没有关系!”一句朴实无华但又关系重大的话,使两人之间的感情顿时跨入了一个炽热的新阶段。1957年4月的一个晚上,冀朝铸抱着一本法文字典,向汪向同女士正式求婚,汪向同女士真心诚意地答应了。
    1957年5月25日,汪向同女士和冀朝铸在中国红十字会礼堂举行了简单的婚礼。他们只花了20元钱买糖请客,而全体来宾则在一块红绸上签名,交给他们留作纪念。
    事后,冀朝铸的大哥冀朝鼎说:“你们两人很类似,因此相处得很好。”冀朝铸说:“我们这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他们都出身于知识分子之家;抗日战争爆发后,冀家去了美国,汪家跑到上海,而后去了台湾;解放前夕,当很多人跑到台湾或美国时,汪向同女士却“逆潮流而动”,从台湾跑回大陆,而在解放不久冀朝铸也“逆潮流而动”,从美国返回祖国。共同的理想和追求,成为他俩感情连结的一条“红线”。

“爱的小屋”与唐明照为邻

    汪向同女士和冀朝铸的新房是外交部的一间9平方米的小平房。他们向公家借了一张双人床、一个书桌、一把椅子,自己购买了一个书架。结婚那天,各自把被褥、衣服、图书搬来放到一起,便筑成了“爱的小屋”。院里有一个公用的水龙头。小屋太小了,客人来了都转不开身,更不用说安放煤炉了。
    同在院里居住的唐明照先生看到他俩生活不方便,便主动给他们烧水喝。唐明照先生曾在美国工作过,是地下党员。汪向同女士的公公冀贡泉先生当年奉周恩来之命,赴美国做扩大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工作,就是同唐明照先生接的头。他们共同创办《华侨日报》,由冀贡泉担任主编,在当地宣传团结抗日。有了这层关系,加之都在外交部工作,唐明照先生对战友的儿子和媳妇自然格外关心。
    在自己买煤炉之前,汪向同女士天天提着暖水瓶到唐家去灌开水。唐明照先生的女儿唐闻生,奉父母之命为汪向同女士灌开水。那时她只有十几岁,还是个中学生。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她日后会成为外国语学院的高材生,并被冀朝铸挑选为自己的接班人,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身边的翻译。“闻生”的名字是汪向同女士的公公冀贡泉先生给起的。她出生时,唐明照先生正在印度。冀贡泉先生希望唐明照先生会“闻生喜悦”。
    新婚后一天晚上,冀朝铸一整夜没有回家,新娘子紧张地等了一夜,心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后来才知道丈夫是为周总理当翻译去了,由于保密原因,没有人通知她。这样的事,后来经常发生。汪向同女士知道丈夫在外头有重要任务,才逐渐习惯一人独自在家,挑起家庭生活担子。

总理关怀喜得贵子

    汪向同女士和冀朝铸结婚5年还没有孩子,公公婆婆很焦急。冀朝铸是个孝子,也很着急。周恩来总理知道后批评他说:“没有孩子你就着急,你太封建了!我也没有孩子,我们两人一样,让我们一起干一杯。”周总理话这么说,内心还是很关爱自己的部属。他亲自吩咐卫生部的章汉夫副部长,请全国第一流的泌尿科专家吴阶平先生为冀朝铸做检查。在吴阶平大夫的指导下,汪向同女士很快就怀孕了。
    周总理携冀朝铸在巴基斯坦访问时,得知汪向同女士怀孕,非常高兴。他对冀朝铸建议说:“巴基斯坦的男子非常勤劳,你们如果生男孩,就以巴基斯坦命名;非洲的妇女非常能干,你如果生女孩,就以非洲命名。”1964年3月29日,汪向同女士在北京隆福医院生下了第一个男孩,遵从周总理的建议,命名“小坦”,以示学习巴基斯坦男子的勤劳精神。
    有了孩子以后,冀朝铸因为工作太忙,还是经常不能顾家,汪向同女士肩上的担子就更加繁重了。有一次,小坦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住进了同仁医院,刚好冀朝铸出访美国。开始大夫考虑到孩子的父亲在国外,不要动手术,尽量采取保守疗法。哪知病情不断恶化,非动手术不可,要家长签字。汪向同女士想到手术时要施行腰椎麻醉,如果出事故就会危及孩子性命,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签字时手在发抖。当时想:如果丈夫在家多好呀!签字后,她恍恍惚惚在街上来回走,默默地祈祷孩子平安无事。
    手术总算成功,但孩子又感染发烧,急需抗感染药物红霉素。那时候这种药既缺又贵。汪向同女士去东单委托行卖掉了自己心爱的望远镜,得了30元钱,才托人搞到了红霉素。孩子平安出院了,肚子上留下了深深的疤痕。因为伤口化脓,后来又切开了一个小口引流,所以愈合后疤痕显得很深。
    1963年12月13日至1964年3月1日,冀朝铸和法语翻译齐宗华陪同周总理访问亚非一些国家和阿尔巴尼亚,共14国,取得很大的成就。返回北京时,受到盛大的欢迎。除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外,随同出访的工作人员的家属也去机场迎接。事前汪向同女士也听说周总理一行快要回国,打电话到外交部翻译处询问。接电话的人请示领导后回答:“不知道。”结果,其他家属都去了,唯独汪向同女士没有到机场迎接。
    在机场,周总理发现汪向同女士没有去,感到很奇怪,就问冀朝铸:“向同为什么没有来呀?”冀朝铸回答:“我也不知道。”原来是冀朝铸的顶头上司很“革命”,有意不让通知汪向同女士参加迎接。后来,周总理在人民代表大会上作访问亚非14国的报告,专门提到翻译的作用,说:这次访问如果没有刘宗华和冀朝铸二人当翻译,就无法进行。
    冀朝铸夫妇听到这些话,非常感动,说:“我们辛苦,周总理是知道的。为了工作,我们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社会关系”的风波

    1972年下半年,中美双方达成协议:在正式建交之前,在对方的首都互设联络处。周总理安排冀朝铸去驻美国联络处当参赞(黄镇担任主任),汪向同女士作为外交官夫人随行。名单确定后,周总理将它上报毛主席,得到毛主席的批准。
    准备工作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外交部把汪向同女士从原单位调出来,让她参加了学习班,并制作了服装。但出发时,其他外交官夫人都去了,唯独汪向同女士没让去。到了1975年5月初,在驻美联络处工作好好的冀朝铸,没想到也被突然调回国内。黄镇主任明确表示不同意,但也没有办法。
    原来,外交部一些“对立面”向上级打报告,说汪向同女士“社会关系复杂”,不适合到驻美联络处工作。周总理听到这种言论,批驳说:“你们说汪向同的社会关系复杂,难道还会比我的复杂吗?”
    说起汪向同女士的“社会关系”,确实比较“复杂”,而且不少是属于在当时会跟“敌特”联系起来的“海外关系”。她的父亲汪申15岁到法国勤工俭学,30岁回国,曾在北平中法大学和北平艺术学院任教授,当过北平市工务局局长。1946年底去台湾,任台湾陶业公司顾问,后任总经理,属于“去台人员”。她的母亲温蔚云,山西太谷人,出身仕宦之家,属于“有产阶级”。汪向同的叔父汪丰,是国民政府的老外交官,抗战时期任南非总领事、新西兰总领事,抗战胜利后升任公使衔总领事。退休后居住台湾,也属于“去台人员”。汪向同的哥哥汪大同自台湾大学农学院毕业后,赴加拿大留学,后定居瑞士。1964年回国,分配到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工作。属于“归国华侨”。汪向国的弟弟汪亦同定居美国,在那里成家立业,加入了美国籍,属于“美籍华人”。
    汪向同本身也是解放前夕从台湾回大陆的。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上述情况加在一起,是够“十分复杂”的了。当时,不少人因“海外关系”遭“革命造反派”冲击、迫害,备受折磨,坐牢、丧命者不乏其人。相比之下,汪向同还算“幸运”的了,只遭到一些猜疑和冷遇而已。这得归功于周总理的关照和保护。
    汪向同女士和丈夫有一条做人的原则:学习东汉时代的刘秀,宽恕整过自己的人。对于那些受极左思潮影响、在背后打过小报告的人,照常友好相处,并未耿耿于怀。后来他们在驻外使馆工作,“文革”中的“对立面”们思想没有压力,大家不计前嫌,工作非常默契、愉快。

五十岁去联合国工作

    1979年夏,联合国到中国招考翻译,当时在外交部国际问题研究所工作的汪向同女士决定报考。这年,汪向同女士已经49岁,家中又有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丈夫冀朝铸担任外交部美大司副司长,工作很忙,也需要照顾。许多人不理解汪向同女士,说:“当女人的哪有自己一个人出国,把丈夫、孩子留在国内的呢?”
    汪向同女士和丈夫商量,冀朝铸表示全力支持。他知道妻子是个富有事业心和上进心的女人,如能去联合国工作,不仅她的外语专长得到充分发挥,同时也表明在政治上不受歧视彻底翻身。再说,也可以会见在美国的亲属,还可以缓解家庭经济上的困难。主意一定,冀朝铸让妻子多抽出一些时间作好准备。
    汪向同女士首先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参加笔试,顺利地通过了;接着到国际俱乐部去接受联合国考试委员会官员们的面试,也过了关;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就办理各种手续并进行体检。
    1980年1月,50岁的汪向同女士乘泛美航空公司的飞机经东京赴纽约。抵达纽约上空时是晚上8点多钟,从飞机上向下观望,一片灯火辉煌,景色相当壮观。当晚她挺兴奋,给家里写信,说纽约夜景如何如何漂亮。第二天,去联合国办好手续后,到街上转转,看到有狗屎、垃圾,臭气刺鼻。途经红灯区时,还看到妓女拉客,毒贩兜售大麻。她内心十分反感,于是又给家里写信,说纽约如何如何龌龊。孩子看到母亲两封来信,内容截然不同,忙问父亲怎么回事。冀朝铸说:“这有什么奇怪的,纽约就是这样:有世界上最好的,也有世界上最坏的。”
    汪向同女士在联合国秘书处4年,工作自然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不过在习俗方面,由于中美文化差异,有时也难免遇到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有一次,她参加一次活动,旁边一位美国妇女问她:“你结婚了吗?”她答:“结婚了。”对方说:“你的手上没有结婚戒指,所以我弄不清楚。”还有一次,在联合国餐厅吃饭时,一位美国小姐听说汪向同女士的丈夫还在北京,大惑不解地问:“你们还是夫妻吗?”原来,按西方习惯,夫妻只有准备离婚才会长期分开。另有一次,冀朝铸出差到纽约,汪向同女士和他一起参加一个会议,主持人向大家介绍汪向同说:“这是汪太太,现在嫁给了冀先生。”大家都以为她先是“同汪先生结婚,离婚后再嫁给冀先生”。原来在美国,女人结婚后都要改用丈夫的姓,即使离婚也要保持。中国女人从生到死,都保持自己原来的姓,所以一到国外就容易闹出笑话。

在驻美大使馆工作

    1984年1月,汪向同女士结束在联合国秘书处的工作,调到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当二秘,后来升为一秘,从事友好城市和友好协会的工作。当时,冀朝铸在驻美大使馆任公使衔参赞,主要任务是抓调研工作,并开展对美国国会、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为了便利同各界人士的交往,经外交部批准,他俩搬出大使馆,在外面租了公寓,有了家的感觉。有些美国参议员不喜欢到中国大使馆去,但乐意应邀到冀朝铸夫妇的公寓来。在友好交往中,冀朝铸夫妇宣传了中国的外交政策和改革开放的成就,表明中国希望同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发展全面的、平等互利的合作关系,得到了美方各界人士的理解和支持。
    根据外交活动的需要,汪向同女士特地到驾驶学校学习开车。于1985年4月通过考试,获得华盛顿市的驾驶执照。从此,在华盛顿的街道上,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时有汪向同女士熟练驾车的身影。

在英伦三岛展示东方女性的风采

    1987年8月至1991年1月,冀朝铸出任中国驻英国大使,汪向女士同作为大使夫人随行,并在大使馆担任一秘(领事部副主任)。英国《经济人》杂志曾评介驻英的外国使馆,评比打分从下列5个方面进行:对外影响,分析能力,工作作风,建筑和款待。结果,中国大使馆是驻伦敦外国使馆中两个最佳之一。《经济人》载文赞扬中国大使馆说:“要想把工作和娱乐最完美地结合在一起,那就要应中国大使的邀请去做客。食物会是极为上等的,请来的客人谈话都是有内容的,主人——冀朝铸先生——友善而又很不像其他中国人那样拘谨……。多数的中国大使都对无礼的英国新闻界采取了回避的态度,而冀先生则每当中国在西藏等问题上遭到批评时,就一定要在电视上露面。”我国《参考消息》对此也曾作报道。
    中国驻英大使馆在世人面前,有这样良好的印象,当然是冀大使素质、水平的充分展现,是冀大使率领全馆人员在外交部领导下努力奋斗的结果,但作为大使夫人兼一秘的汪向同女士,也功不可没。
    团结华侨华人。英国有华侨华人20余万人,对中国感情很深。冀朝铸偕夫人到任之前,他们专门成立了“全英各界华人华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8周年及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英国特命全权大使冀朝铸伉俪抵英履新筹备委员会”,筹备有关事项。后来在展开工作中,汪向同女士和丈夫特别注意加强同当地侨界的联系,向他们传递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建设成就巨大、人民生活迅速提高的信息,表示欢迎他们到中国参观、多多提出意见、关心家乡建设,并且宣传中国的外交政策,鼓励他们勤俭创业、发展自己,为促进中英关系和祖国统一大业做出贡献。1988年春节,我使馆专门为伦敦唐人街准备了一条长40余米的金龙,增添喜庆活动的欢乐气氛。龙年大年初一,汪向同女士和丈夫深入到南威尔士的海港城市卡迪夫市,同华人一起欢度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华人黄淑霞女士为弘扬中华文化,创建“英国中华文化中心”,也得到冀朝铸伉俪的多方面支持。1990年元宵节之夜,该中心特邀请著名舞蹈家戴爱莲导演文艺晚会,展示了精彩纷呈的原汤原汁的中华文化艺术,在当地引起轰动。旅英华侨华人每次见到中国大使夫妇,都倍感亲切和欢欣。许多人经常到使馆看望祖国来的亲人,华人医生曾永强夫妇和刘芸女士还经常到使馆为他们检查身体和看病,同他们结下了很深的情谊。
    参加社交活动。汪向同女士在英国的工作重点,就是要协助丈夫做好英国官方和上层人士的工作,并注意做好舆论界的工作。无论是参加会议、外出参观、接待友人还是出席各种社交活动,她都是落落大方,热情而不轻浮,温柔而有原则,体现新中国外交官夫人的特有风采。同时,她还特别注意尊重对方的风俗习惯。随冀大使到白金汉宫呈递国书前,皇室女礼宾官对她说:“如果你不愿意按照英国的习惯行礼也是可以的。”她认为:到哪一个国家,就要尊重哪一个国家的风俗习惯。于是,虚心地向女礼宾官请教如何按英国的礼仪向女王和其他皇室成员行礼。在呈递国书仪式上,她和丈夫步步规范,处处得体,宾主均感满意。汪向同还注意了解英国公众对中国的印象,摸清他们想知道些什么。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英国举办的一次活动中,她应邀向大家介绍中国儿童的保健情况,使国际社会进一步了解中国,澄清了误解。对于大使夫人汪向同的形象,新闻记者这样评论说:“她的外表具有典型的东方女性的贤淑之美,她的话语和举止,在稳重之中向人们展示了丰富的文化底蕴和良好的修养,那之中韵味无穷。人们或许可以想象出,在那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国际外交场合,她是怎样以中国女外交官特有的娴雅与智慧,向人们展现着令人悦目的东方女性之美。”
    操持使馆馆务。正如同一个贤内助要为一个家庭的家务呕心沥血那样,大使夫人汪向同经常要为大使馆的馆务操心费神。驻英大使官邸以前曾经失盗过,因此汪向同和丈夫一到伦敦,就请英国警方派人来研究保安问题。警察勘察之后,提出一份报告,无非是加固门窗、装添围栏、更换门锁等等,预算需要花费五、六千英镑。汪向同想到一个主意,打电话询问警方:能否买一条狼狗来代替门窗改装?对方答:我们不主张买狗,因为如果狼狗咬了人,打起官司来很麻烦。汪向同说:“如果我买一条经过训练、只会吼叫而不会咬人的狗,可以不可以?”对方不置可否。于是,汪向同就到一所专门训练狗的学校里花几百英镑买了一条外表雄伟、脾气却很温顺的狼狗,起名“埃瑞斯”,以后又买了一条小雌狼狗,起名“黑妞”,给埃瑞斯做伴。有了这两条狼狗以后,大使官邸一直很安全。大家都说:买狼狗为使馆节省了开支,为保卫使馆立下了汗马功劳。埃瑞斯和黑妞对冀朝铸夫妇很有感情。他们离任时,两只狼狗显得很伤心,几天不吃东西。
    在汪向同女士的操心、策划和管理下,大使官邸的绿化,卫生等方面也做得很好,成为一个整洁、优美、舒适、典雅的去处。1989年5月1日,冀朝铸夫妇在大使官邸宴请首相撒切尔夫人。他们首先陪同首相夫妇在大使官邸的花园里散步赏花。只见绿草如茵,百花竞艳,特别是各色杜鹃花正在盛开,小道两旁的玫瑰花也吐露芬芳,令人赏心悦目,目不暇接。首相夫妇置身于此,如临世外桃源,赞叹不已。进餐时,首相夫妇对色香味俱全的美馔佳肴也大加赞扬,说是“好手艺,好味道,令人难忘”。撒切尔先生毫不隐讳地说他爱喝茅台酒。临别时,汪向同女士赠送他两瓶茅台酒作为纪念礼物。撒切尔夫人高兴地说:“感谢大使和夫人提供这样愉快的聚会。今后中英两国应加强高层人士的往来。我即拟出计划,邀请中国国家领导人陆续来英国访问。……”

桑梓情深难舍难断

汪向同和丈夫冀朝铸

    驻外工作期间,汪向同女士经常向有关人员询问山西情况,为山西的困难感到忧虑,为山西的发展感到高兴!冀朝铸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期间,出于推动山西经济发展的目的,汪向同女士数次偕丈夫带领国际友人(其中有美国知名企业家)访问山西。其时笔者担任《山西外事》副主编,有机会参加在省外办会议室举行的中外洽谈会,亲身体会他们夫妻俩积极牵线搭桥努力促成对外交流的良苦用心。
    1991年8月28日至9月1日,汪向同女士和冀朝铸副秘书长莅临山西,考察能源开发、环境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等情况。我派责任编辑李晋生同志到他们下榻的宾馆进行采访,并呈送《山西外事》合订本请冀朝铸副秘书长指教。冀朝铸热情地介绍联合国机构及工作情况,特别是他分管的技术合作部的工作性质和主要任务。李晋生同志把他的谈话整理后,发表在1991年《山西外事》第5期。更令人感动的是,冀朝铸副秘书长在百忙中仔细地翻阅了《山西外事》1990年合订本,给予肯定并提出改进意见。他还当着汪向同女士的面,欣然为本刊题词:“祝《山西外事》在促进我省的改革开放事业上继续做出更大的贡献!冀朝铸一九九一年九月一日。”
    1992年春,冀朝铸伉俪应邀偕美国企业家代表团访问山西,在投资建设高速公路、坑口电站和轻工业等方面,同山西有关部门进行了坦诚的洽谈。
    1993年3月8日至11日,冀朝铸伉俪再次偕美国投资考察团访问山西,旨在考察山西的投资环境和合适的项目,客人的注意力首先放在乡镇企业方面,同时对能源(尤其是电力工业)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美方的主要成员如下:甘维珍,美国甘维珍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鲍尔•道格拉斯•弗尧,美国大通银行副总裁兼执行主任;里根•摩尔,大通银行副总裁;罗伯特•埃尔,美国美盛能源公司首席执行官;黄毓驹,美国澳丰海默银行中国投资基金会执行主任;储青,甘维珍(北京)公司项目经理;等。山西省领导接见了客人。有关部门负责人同来宾在国际大厦省外办会议室举行了会谈。我有幸参加。会谈气氛显得热烈和谐,而且活泼轻松。美方客人大多是冀朝铸夫妇的熟人朋友,而中方人员大多是冀朝铸夫妇的父老乡亲。有冀朝铸夫妇从中牵线搭桥,双方都表现出真诚和信任。汪向同和丈夫甚至临时当起了翻译,一会说英语,一会说汉语,都是那么娴熟流畅,把双方的意思都表达得更为准确和完整。我在旁边观察,甚至产生了欣赏音乐会或文艺表演时的那种美妙感觉。会谈结束后,胡富国省长亲自与甘维珍女士签署了交流合作意向书,记录了各项洽谈成果。双方强调:“今后将就其它重要领域的合作,继续进行商讨,包括引进更多的国际资金及进行其它形式的合作。”上述情况,我们都在《山西外事》上做了报道。
    2009年12月,汪向同女士怀着对山西的深厚感情,跟随丈夫冀朝铸出席在太原召开的山西省第九次归侨侨眷代表大会。丈夫应聘担任山西省第九届侨联名誉主席,她则以自己的方式一如既往地在背后默默支持丈夫。在同侨界代表共同进餐时,作者为这对伉俪照了一些像。汪向同女士虽然年届耄耋,依然是那么端庄秀丽,散发出东方女性的特有风采。

分享到:

上一篇:张民觉院士的元配夫人李民淑

下一篇:归侨外交家冀朝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