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用心血和汗水培育甜美

2007年10月11日
文章来源: 林卫国
作者: 林卫国
点击量: 4412

印尼归侨、太原市劳动模范陈英锡追记

    陈英锡祖籍福建,1933年出生于印尼。他的名字,我开始是从堂姐林锡媛、堂姐夫李竹君那里知道的。他们在印尼华校上学时是同学,都是著名华侨教育家张国基先生的学生。在海外,他们有着共同的抱负:热爱祖国,思念祖国,希望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为振兴中华出力。用陈英锡的话说:“漂泊海外的游子,最渴望得到母亲的温暖。”

    1951年6月上旬,陈英锡和我堂姐、堂姐夫等一大批侨生,在雅加达港乘坐荷兰渣华轮船公司的一艘客轮,告别“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开始了盼望多时的回国之旅。在轮船上,大家心情都兴奋不已,但陈英锡的心情在兴奋之余还带有几分沉重:他的父母希望他留在印尼,不同意他只身离去;他是不顾家人的劝阻,自行办理回国手续“偷偷”离开的。

    客轮在茫茫的大海上乘风破浪地前行。陈英锡的心情随着祖国的临近而逐渐开朗起来。第9天,他们在甲板上看到祖国美丽的海岸线,顿时欢呼起来:“啊,中国!中国!”18岁的陈英锡和同学们一起喊呀唱呀,蹦呀跳呀,沉醉在巨大的幸福之中。

实现宏愿 与农结缘

    在报考高等院校时,陈英锡填志愿表时报的都是农业院校。认识他的人都有些不解,说:“你生长在城市,为什么对农业这么感兴趣呢?”他向大家透露一个内心的“秘密”:“中国是个农业大国,为祖国发展农业做点贡献一直是我的理想。在印尼念书时,我的班主任张国基先生曾经对我说:‘我们祖国地大物博,植物资源非常丰富,可惜由于旧中国的黑暗腐朽,亿万同胞饥寒交迫,捧着金饭碗饿肚子。现在祖国获得了新生,一穷二白的土地等待着你们去开拓耕耘。’这些话一直在我耳边回响。”

    高考发榜后,陈英锡如愿以偿,被录取到北京农业大学园艺系。他积极向上,刻苦钻研。4年后,终于怀揣大学毕业文凭,奔赴矢志为之效力的农林战线,到太原万柏林果树场工作。

    在50年代,万柏林果树场条件艰苦,设施简陋,员工的思想也比较封闭保守,要打开果树生产局面困难重重。陈英锡坚信:要改变落后面貌,一要靠艰苦奋斗,二要靠科学技术。他知难而进,把大学里学到的知识一点一点地用于实践,又不断在实践中总结、提高。他团结果树场员工,对果树场原有的树种进行改良。经过辛勤努力,使100多株8年生的晚玛瑙江桃获得高产,株产370斤,亩产达6660斤。大家看到前所未有的丰产桃子,个个欢欣鼓舞。不少县区的领导和群众闻讯后也纷纷前来取经,订购桃苗。清徐县100余名社队干部在县领导的带领下,春天时节来参观陈英锡他们修剪桃树,对能否高产心存疑虑。到了秋天收获季节,原班人马再来参观,亲眼看到修剪过的桃树果实累累,异口同声地说:“老陈,我们服了!”他们不仅从万柏林果树场引进了桃种,还引进了种植和管理技术。一花引来百花开。陈英锡和同事们摸索出来的经验和技术,大大促进了太原市郊县区的果树生产。

遭受挫折 壮志未减

    在“文革”浩劫中,陈英锡被带上“臭知识分子”和“敌特嫌疑”两顶“帽子”,屡遭歧视和打击。有人劝他:“你有那么多亲属在国外,为什么不定居到国外去?”他回答说:“我们这些海外游子,是经过艰难险阻才回到祖国怀抱的。现在怎么能够因为受一点委屈和挫折,便放弃自己的理想抱负,重新飘零海外、寄人篱下呢?”

    1974年至1977年,陈英锡调到太原北郊区农业局,负责全区果树生产的技术指导。4年间,他克服重重困难,走遍各个果区,培训果树技术员,指导果树栽培管理。1975年,太原著名的水蜜桃产地瓜地沟,因水肥等管理不当,10年生的桃树提前老化,产量严重下降。陈英锡经过深入调查研究,了解症结所在。于是在瓜地沟召开全区果树现场会,亲自讲解和传授老树更新的技术及相关的管理措施。在瓜地沟共更新大桃树500余株,使瓜地沟桃树收入大幅度增长;并使全区的果树技术员学到新鲜的技术和经验,提高了管理水平,从而推动全区果树生产。北郊区成为太原市水平较高并起示范作用的果树生产基地。陈英锡每年平均培训技术员不下200名。外县闻讯,也纷纷请他去讲课和指导。当人们吃到个大味甜的水蜜桃时,便会想起陈英锡的辛勤劳动,赞誉说:“老陈付出了辛劳,我们尝到了甘甜!”

    1978年,陈英锡调回万柏林果树场工作。由于“文革”破坏,场里的桃园、苹果园遭到严重摧残,多数果树死亡,残存的也染上严重的病虫害,到处是一片狼藉衰败景象。面对惨景,陈英锡没有消极气馁。他决心从头做起,定植小树。花了3年功夫,耗费了无数心血汗水,终于把果园的果树补齐,使之重现生机。同时,他还加强科研工作,引进新品种,开发新技术。本场生产的“五月鲜”桃,成熟早,外形美观,品质优良,但产量很低,很多生产单位不愿意发展它。陈英锡和同事们下功夫在栽培、管理各个环节进行试验,包括浇水、施肥、微量元素对比、断根处理、夏季修剪等等试验,终于探索到“五月鲜”桃产量低的主要原因是授粉不良。便“对症下药”,在定植时配量合适的授粉树,使“五月鲜”桃的产量提高一倍以上,投放市场大受顾客青睐,经济效益相当可观。生产单位在事实面前转变了观念,纷纷采用新技术来栽培“五月鲜”桃,获得了产量和效益的双丰收。

    由于成绩突出,陈英锡于1979年被评为山西省农业局先进工作者。

踏踏实实 埋头苦干

    经过拨乱反正,陈英锡彻底摆脱了极左路线的羁绊,甩开膀子大干起来。他常说:“现在,全党把工作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我们归侨知识分子大有用武之地,更应该珍惜时光,好好地干!”

    果树生产面临着矮、密栽培的新趋势,即要求果树的树冠要矮小,单位面积种植株数要多,管理方便,优质高产。陈英锡带领同事们在这方面狠下功夫。自1978年开始,用4年时间研究、选育出一批短枝型果树品种,其后代2年生的树冠1米左右,即结出累累硕果。1981年,太原市农业局组织省市有关部门专家进行鉴定,一致认为是优良的短枝型品种,适用于矮化栽培,因而获得1981年太原市科技成果奖。

    随着“五讲四美”运动的深入开展和人民生活的逐步提高,盆栽果树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群众需要什么,果树场就开发什么。陈英锡于1981年开始培育盆栽果树。当年就培育了60多盆,第2年又培育了100多盆,并繁殖了1000余株果苗,生产规模逐年扩大。这些盆栽果树,都是品质好、结果早、树姿花朵都艳丽喜人的优良品种,别有一番情趣,深受群众欢迎。陈英锡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能用自己的心血汗水,为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做出一点贡献,心里真是感到甜丝丝乐滋滋的。

    为了增加果树生产效益,满足市场要求,陈英锡和同事们自己动手,设计和修建了一座地下果窖。当年贮藏苹果10万斤,赢利1万元,平均每斤苹果增收0.10元。1981年生产的苹果普遍个头小,单价较低,但经过贮藏,每斤苹果也能增值0.10元左右。修建果窖投资2万元,可贮藏16万斤苹果,2年后即可收回投资并有盈余。苹果经过窖藏,上市时间可延长至5月份左右。这样,在早熟水果上市之前,广大群众全年都可以吃上新鲜水果。这在80年代确实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1980年,陈英锡晋升为农艺师,并被评为国家农垦部先进工作者。1981年被评为太原市劳动模范,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陈英锡出席全国归侨、侨眷、侨务工作者先进表彰大会。当时我也是与会的先进个人,一起受到国务院侨办和全国侨联的联合表彰。我对他的先进事迹更加熟悉,尤其被他的谦虚谨慎、淡泊名利的高尚品格所感动。他在《桃鲜果红赤子心》一文中写道:“党和人民给予我的太多了,我的贡献太少了!岁月流逝,时不我待。我愿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踏踏实实地干,把有生之年继续奉献给果树事业。”

斯人虽逝 美留人间

    1985年,我由运城调到省城,担任省侨办主任。有更多机会同归侨先进人物接触,对陈英锡有了更深的了解。他的务实、谦逊作风特别令我敬佩!他很少参加省城归侨、侨眷座谈联欢活动,可能跟工作单位远离市中心有关;更主要的原因是由于他喜欢埋头苦干,不喜欢抛头露面。他老嫌自己干得太少、贡献太少,这是多么高尚的品质和情操!他对自己的要求,已经严格到近乎苛刻的程度了!我们虽然不常见面,但我经常可以听到他的消息,特别是工作方面的模范事迹。我为有这样的侨友感到骄傲,同时暗暗为他祝福,希望他劳逸适度、保重身体。

    正当广大归侨、侨眷(特别是印尼华中的一些同窗好友)为陈英锡的成就感到欢欣鼓舞时,却传来陈英锡病倒的消息,大家无不感到关切和忧虑!1987年2月14日,我与堂姐夫、印尼归侨李竹君(鞍山冶金热能研究院副总工程师)一起,到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去探望在那里住院的陈英锡。医生对我们说,他因肝硬化腹水已经卧床不起,前几天病危刚抢救过来,嘱咐我们别多和他说话。

    进了病房,只见他脸黄肌瘦,精神萎蔫,见了我们露出高兴神色。我们劝他:你一定要好好养病,其他事就不要考虑了。他吃力地说:“现在只好如此,出去后再好好干吧!你们放心,我会没事的。”哪知这次见面竟成诀别,不久就传来他病故的噩耗!他才50多岁,正直壮年,就撒手人寰,怎不令人痛惜万分!我常想:陈英锡平时如果不要那么玩命地干,不要透支自己的健康,多注意劳逸结合,多注意保养健身,兴许不会那么早故去。但是世事没有“如果”。陈英锡就是陈英锡,他就是一个时刻把工作放在第一位、永远把党的事业看得高于一切的人。“把有生之年奉献给果树事业”,既是他的志愿,也是他生命的归宿。

    1988年9月,我的三伯父林炎培先生携家人回国观光、探亲,我赴北京相聚。全国侨联主席张国基先生两次接见我们。第一次是9月10日在和平里的住所,他同我伯父回忆了一些印尼往事,关切地询问我们国内外家人的近况。话题转到山西侨务工作方面,张老问我:“太原有个陈英锡,是学农的,现在好吧?”我回答:“他已经在去年病逝了。……”张老一听,顿时沉默下来,显露出沉重的神色,嘘叹说:“他还年轻哪!”第二次是9月14日在北京前门南洋酒家,张国基主席再次接见并宴请我们。席间,谈及印尼侨生回国参加建设一事,张老说:“不少人在回国后,都受到这样那样的挫折,但大家都没有动摇,在各自岗位上都很努力,表现很出色。我这个当老师的,也感到很欣慰,很光彩!”

    陈英锡是张国基先生的好学生,是中国共产党的好党员。他没有辜负老师和亲友的期望,没有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他虽然英年早逝,但他用心血和汗水培育出来的并奉献给社会的甜美,却永远回味在人们的心田。


    【作者附注:此文完稿于2000年8月3日,未曾发表。2007年初,山西省外事侨务办公室已启动编纂《山西侨务志》工程,陈英锡生平事迹理应载入《山西侨务志》中。希望陈英锡的亲友看到此文后,能够补充提供一些有关资料(文字或图片),寄送省侨联国际信息网站或省外事侨务办公室,谢谢!】

分享到:

上一篇:侨界文化名人:聂元龙

下一篇:永远值得怀念的“园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