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永远值得怀念的“园丁”

2007年09月19日
文章来源: 林卫国
作者: 林卫国
点击量: 6240

--记优秀归侨女教师何月芳

    新加坡归侨、中条山有色金属公司子弟中学的优秀教师何月芳同志(1919——1998),离开我们已经多时了。提起何月芳的名字,中条山有色金属公司的职工和垣曲县城的居民许多人都知道,运城地区侨界的同志们也知道。何月芳的赤诚的爱国情怀、高尚的园丁品格和慈善的博爱精神,长久地感动和温暖了无数人,成为人们追忆、怀念的先辈,敬仰、学习的楷模。1980年10月15日,运城地区召开第一次归侨侨眷代表大会,第一届侨联会宣告成立。中条山有色金属公司矿冶研究所地质工程师、新加坡归侨、何月芳的丈夫胡野圃同志担任首届侨联主席。本人开始担任地区侨联副秘书长,接着又担任了运城行署外事(侨务)办公室主任,后来又调到省城从事侨务、外事工作。从此,我认识了何月芳同志,并曾到她家里做客,对她的先进事迹有了进一步了解,并把她列为侨界的重点工作对象和宣传对象,内心也增添几分对她的钦佩和敬爱。

    1998年10月23日,何月芳在太原病逝。我一直想写一篇文章纪念她,并提议她的丈夫胡野圃先生也写一篇。2007年2月27日,胡野圃先生给我送来他的大作《“上善若水”何月芳》,披露了何月芳爱祖国忠贞不渝、爱人民满腔热忱的动人事迹。内容充实,感情真挚,我很受启发。于是连忙开启电脑作文,以此寄托我对何月芳同志一片哀思和崇敬之情,同时希望读者从何月芳的事迹中得到一些教益。

大家闺秀 爱国情深

    何月芳祖籍广东番禺。她的父亲在少年时期为生活所迫,背井离乡到新加坡谋生。到她1919年出生时,经过多年打拼家境已有所改善,足可温饱度日。她母亲是个乐善好施的人,对于来家探访的亲友,总是热情接待。后来她家经营了家具店,光景殷实一些,就成了国内来新加坡谋生的乡亲落脚的“中转站”。在找到工作之前,乡亲们就在她家吃住,直到找到职业才离开。老人这种扶贫济困的行为,给了她深远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何月芳从小就明确地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在殖民地生活是寄人篱下。在她懂事时,流行在侨胞中的这样一首歌谣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人在南洋心在家,少年流落一支花。难为双亲心挂之,未知何日转中华。”

    何月芳13岁时开始上学。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知识的增多,她对祖国的了解和印象也日益加深。她向往祖国的壮丽山河,牵挂神州大地上的骨肉同胞。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军悍然袭击沈阳,接着攻占东北全境。消息传到南洋,侨胞群情激愤,纷纷声讨日寇罪行,并通过各种方式呼吁团结抗日。“七七事变”爆发后,南洋各界华侨代表于1938年10月10日,在新加坡召开大会,成立“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推举陈嘉庚先生担任主席,掀起大规模抗日救亡高潮。何月芳在笔记本上写下这样的诗句:“北望神州风雨多,敌寇鲸吞我山河。剜心之痛岂可忍,万难不辞救中国。”她立即投身“南侨总会”领导、举行的各项爱国救亡活动。

    作为一个女孩子,何月芳经常参加抗日救亡的“义卖”活动。“义卖”的东西主要是华侨捐献的物品和一簇簇花卉。她和众姐妹在卖花时,就这样吟唱:“先生,买一朵花吧!这是自由之花,这是解放之花,买了花,救了国家。先生,买一朵花吧!不是要你爱花,不是要你赏花,买了花,救了自家。先生,买一朵花吧!……”就这样,她们把“义卖”所得一点一点积攒起来,通过“南侨总会”,汇给祖国,汇给延安。

    何月芳还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演唱活动。她本来就喜欢音乐,于是就参加义演队。深入大街小巷、市场商店、剧院酒馆,大唱爱国歌曲,唤醒大众觉悟,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何月芳会唱的歌曲很多,有《勇壮的男儿要当兵》、《五月的鲜花》、《延水清清》、《丈夫去当兵》、《孤岛天堂》、《你是灯塔》等等。在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她们演唱这些进步和革命歌曲,可以说是投入了全部的感情。唱的人饱含深情,字字呕心,声声沥血,;听的人深受感染,热泪盈眶,情绪激昂。台上台下、场里场外,汇成一片爱国救亡的大海汪洋。

    当时,在殖民主义统治下的新加坡,何月芳和伙伴们的爱国活动是受限制的,随时随地都有被当局查封和逮捕的危险。她们的活动都是有组织地秘密地进行。有时候她们分别坐在海边的小船上,表面上有说有笑,又弹又唱,像是在休闲娱乐,实际上是在掩护正在秘密开会的同志。

    随着形势的发展和斗争的深入,南洋华侨青年掀起回国抗战的热潮,有的还到了陕北抗日根据地,到了延安。消息传来,何月芳再也坐不住了!她在演唱《延水清清》、《你是灯塔》等歌曲时,早已萌发了去延安的念头。每次欢送侨友回国参战,她和姐妹们都要为他们演唱《再会吧南洋》和《别离歌》。《别离歌》的唱词是这样:“唱起我们的歌来,不要为别离而悲伤。我们是时代的主人,伟大的责任在身上。我们有共同的理想,我们有共同的信仰。向共同的目标前进,好像没分别一样。燃起理智的火把,走向人生的战场。在故国的土地上,唤起新生的力量。我们有共同的理想,我们有共同的信仰,向共同的目标前进,意志像钢铁一样。”每次唱起《别离歌》,何月芳总是豪情彭湃,回国参加抗战的愿望也愈加强烈。她愿意自己也加入被欢送的行列,让侨友们为她来演唱《别离歌》。

回国抗日战 愿望落空

    回国的机会终于到来了!1938年,何月芳就读的华校有几位老师合同期满要返回中国。她立即向父母提出:要随老师回国。

    何月芳兄妹9人,父母平时对她特别器重。母亲更希望她能留在当地成家立业,像台柱子一样,操持、支撑何家的产业,爱女情深,难舍难离。但二位老人也明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再说女儿已是成年,有权做出自己的选择。于是未加阻拦,只是嘱咐说:“你从小没在国内待过,情况复杂,你一定要处处小心。不行再回新加坡来!”

    踏进国门以后,何月芳看到在这兵荒马乱的动荡岁月,果然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的破败景象。日寇步步进逼,国民党军节节败退;老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在广州,当局为“防范共党暴乱”,出动鹰犬特务,到处盯梢、抓人,闹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一个初次出远门的女孩子,无人引路做伴,要奔赴延安几乎是不可能。无奈之下,何月芳决定先报考学校,安顿下来再打听去陕北的事。她以第1名考取广州执信中学,以第12名考取中山大学附中。正准备择校入学,遇上日本飞机轰炸广州,学校被迫停课。同她一道回国的老师匆忙携家眷逃亡,留她一个人孤零零待在广州。没有办法,何月芳只好回到番禺乡下老家。

    老家的情况也十分凄惨:祖母双目失明,由没有出嫁的四姑守护,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添了个年轻人,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何月芳在老家难以栖身,只好将实情报告给在新加坡的父母。父亲闻讯十分焦急,立即花钱托“水客”将女儿接回新加坡。何月芳第一次回国行动无果而终。

追求光明 二进国门

    回新加坡后,何月芳继续参加当地的抗日救亡活动。她在马来亚共产党领导的妇联做宣传工作,同时在平民中学担任教师。而回去报效祖国,仍是她坚定的信念和不变的追求。

    1942年2月,日军侵占新加坡,对抗日军民和无辜百姓进行了疯狂的镇压和屠杀。“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被迫逃亡,辗转避难于印尼玛琅等地。在沦陷期间,领导人民大众反抗日本侵略者的中坚力量,就是马来亚共产党。何月芳一家同情和支持马来亚共产党,在日寇铁蹄下,度过了极其艰难的岁月。

    1945年日本投降以后,英国殖民主义者返回新加坡延续它的统治,继续实行统治。它背信弃义,于1948年6月20日宣布实施“紧急状态”,制造“白色恐怖”,镇压新、马人民的正义斗争。禁止马来亚共产党及其属下的妇联、工会和青年团的一切活动,封闭办事处,逮捕领导人。从此,何月芳和马来亚共产党失掉了联系。

何月芳夫妻
何月芳夫妻
    当时在殖民统治下,仅存的一个民主“窗口”,是新加坡“爱华音乐社”。她积极参与该社活动,成为该社演出队的一名队员。在这里,她认识了后来成为她丈夫的爱国华侨青年胡野圃。胡野圃原籍浙江永康,家境贫寒,为谋生南来投奔在新加坡经营建筑业的二哥胡金水。他也爱好音乐,热心参加“爱华音乐社”的活动。后来“爱华音乐社”又办了一份《爱华周报》,胡野圃经常充当义工,义务参看稿、校对、印刷等工作。他俩都热爱祖国,向往祖国,在音乐方面又有共同的爱好,交往自然就多,时间一长,彼此产生了爱慕之情。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喜讯传到新加坡,华侨社会立即沸腾起来。“爱华音乐社”经常演唱《你是灯塔》,公开歌颂中国共产党。何月芳和胡野圃这对爱国青年,也在欢腾、喜庆的气氛中,喜结连理,登记结婚。

    1950年10月1日,“爱华音乐社”还举办了庆祝新中国成立一周年新闻图片展览。紧接着,《爱华周报》头版又刊登了伍修权将军于1950年11月30日,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大会上的讲话全文。伍修权的讲话,严正词严地控诉美国武装侵略台湾,并诚恳地提出三项建议。“爱华社”这些行为在新加坡实际上是严重的“政治事件”,大大地惹怒了英国殖民地当局。新加坡“罪犯调查执行部”(CID)派便衣一次次深入“爱华社”进行调查,最终把“爱华社”查封了。殖民地政府的《宪报》宣布查封的理由是 “‘爱华社’从事与其注册目的不相符的政治活动”。当局还把“爱华社”所有财产拍卖了,将负责人吴盛育逮捕、判刑,而后驱逐出境。

    何月芳和丈夫对新加坡的政治气候和生活环境越来越不适应,甚至反感、厌恶,渴望回到新中国的怀抱。正好丈夫的一位金华同学寄来毛主席的著作《矛盾论》和《实践论》。胡野圃学习了毛主席的文章,内心十分兴奋,顿时获得了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动力。他对何月芳说:“毛主席说:‘你要知道梨子的味道,就要亲口尝尝。’祖国是个什么样子,要回去亲自看一看。我先回去,能行了你再回去。”于是,胡野圃于1951年9月乘荷兰客轮“万福士”号返回中国,进入东北地质学院(长春科技大学前身)地质矿产勘查系学习。毕业后先后在214地质队、中条山有色金属公司科研所、山西大学地质地理系、山西省地质科学研究所任职。1980年当选为山西省运城地区归国华侨联合会第一届主席。198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还被推举为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第四届、第五届委员、山西省政协第五届委员、第三次全国归国华侨代表大会代表。

    何月芳紧随其后,也于1952年3月,结束了“荷戟独彷徨”的处境,踏上了回国之路。

    同家人分手时,父母依然是竭力挽留。经过多年的打拼,何家已有了相当的产业。他们多么希望女儿能够留在身边帮衬呀!妈妈苦口婆心地对她说:“在国内过日子可不是容易的事呀!前些年(指新中国成立以前),咱一大家遭受了多少磨难啊:你叔父活活饿死在路旁,你七姑抱着孩子跳了井,你三叔在老家待不下去,还是跑到新加坡来谋生……。你一个姑娘家,比他们能干多少?”母亲又说:“你单枪匹马一个人回去,以后还要拖儿带女,困难还在后面哪,别说老人没有提醒你!你自己可要考虑好呀!”何月芳说:“现在新中国成立了,情况不一样了。我相信我能生活得很好!”再说何月芳经过几年的努力,自己在新加坡开设、经营了一家时装店,已经在市场竞争中站稳了脚跟。她一旦回国,时装店势必关门,几年来耗费的心血就付之东流了!因此时装店的姑娘们也竭力挽留,说:“人家来做衣服、买衣服,都是找你的,谁相信我们呀!” 但何月芳还是不为所动,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母亲见女儿买棹北归的决心不可动摇,就送给她一条金链子,说:“金字是最实用的。你在国内万一待不下去,就卖掉它做旅费好回新加坡。”

    何月芳终于告别了家人,告别了生活了32年的美丽狮城,登上了开往中国得一艘巨轮。在太平洋航行了5天5夜,第2次踏进了祖国大门。在列车上,在闹市中,在校园里,到处都传出了《歌唱祖国》的雄壮而嘹亮的歌声;何月芳听了心里格外激动和甜蜜。

    这一次回国,何月芳在华夏热土上扎根下来了。她在祖国的怀抱里愉快地生活、勤奋地工作、无私地奉献。

呕心沥血 教书育人

    何月芳回国以后,先到大连师范学校学习。毕业后,当了一名人民教师,一名为祖国培养人才的光荣“园丁”。

    何月芳虽然一直从事教育工作,但岗位却大不相同:她当过幼儿园阿姨,当过高中教师;她搞过正规教育,也搞过业余教育;她教过语文、数学、外语、珠算,还教过音乐、美术,甚至担任过总务。只要是工作需要、领导安排,她总是愉快接受,从来没有犹豫、推辞过,从来没有讲过价钱。在教育系统领导的心目中,她是个最令人“放心”的老师:无论给她安排什么工作,她总能胜任;就像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无论安放在哪里就在那里闪闪发光。她就是这样在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热爱教师岗位;不追求名利地位,不计较个人得失;为了学生的健康成长,无私地倾注全部的爱,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何月芳认为:教学生如何做人与教学生文化知识同样重要。因此,她在教书同时,还通过不同方式向青年人进行“爱祖国、爱人民、爱社会主义”的思想教育,使青年学生在明确“如何读好书”的同时,更明确“为何要读书”。她经常和青年朋友谈心,谈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体会,用大量形象生动的事例,说明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只有学好本事为人民服务为建设祖国出一份力,人生才有意义和价值,才是每个有志气的青年人应该做出的正确选择。在中条山有色金属公司,何月芳同青年朋友的谈话广受欢迎。公司宣传部专门整理了书面材料《爱,献给伟大的祖国母亲——归侨老教师何月芳同志与青年朋友谈心》,作为向青年进行政治思想教育的生动教材。

    鉴于何月芳同志的突出表现,上级党组织两次授予她“优秀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她还被评为中条山有色金属公司劳动模范。

    当一棵棵幼苗生长成参天大树时,那迎风摇曳的枝叶,彷佛是在向园丁致敬。大树说:没有园丁的辛劳栽培,那会有我们成材的今天!

扶贫济困 克己奉公

    何月芳老师生前时时处处克己奉公,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甚至近乎苛刻。每次单位调资,她总是主动提出不要给自己提升工资。她携带孩子跟随丈夫回南方探亲,途中转车时,总是在火车站候车大厅过夜,全家4口人睡在自己携带的凉席上,大人睡两边,把两个孩子护在中间,省下住旅馆的开支。平时因公出差,她经常自己贴钱,不报销车旅费和出差补助,这是她过世时,家人在清理遗物时才知道的。

    何月芳老师的生活非常俭朴。上世纪60年代,国家困难粮食短缺。她扛起农具参加集体开垦河滩,一边劳动一边照看在旁边玩耍的孩子。收获时,她获得一二百斤麦子的奖励。她把它磨成粗面粉,未经过筛,做成馒头和饼子,全家人以此度日。她从未叫一声苦。她平时的花销简直有点“抠”。全家人很少购置新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几十年来,她家的家具就是从国外带回来的几口皮箱,极少增添新家具。女儿胡珊一直到上初中时,才第一次穿上新做的女式裤子,此前都是穿她哥哥淘汰下来的旧裤子。家人的睡衣睡裤,都是她一个人缝制的。在这方面,人们根本看不出来她是个出身于海外“有产家庭”的归国华侨。

捐赠收据
捐赠收据
    然而,何月芳平常对于利国益民之事,从来都是热心参与,毫不犹豫。1952年,国家第一次发行公债,她卖掉了手风琴和母亲给的项链,筹集了800多元买了公债。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号召大家买国库券支援祖国建设,她一次又一次带头认购。她一个人认购的数量,几乎占垣曲全县任务的一半!1984年6月,她曾捐资2000元给“纪念宋庆龄国家名誉主席基金会”(简称“宋庆龄基金会”),专门用于儿童文教福利事业,而此时她的月薪才41.85元。宋庆龄基金会在给何月芳来信说:“您寄来的热情洋溢的信和两千元的捐款,我们收受到了。从您的言谈,我们看到了您一颗赤子心,一颗母亲的胸怀,对此我们十分崇敬。您从海外归来任教几十年,您辛勤的劳动得到了丰硕的果实,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有用人才,真是桃李满天下。在此,我们向您祝贺,祝贺您取得的功绩。……”

    同年,她曾捐资800元给中条山子弟中学购买图书;并拿出自己储蓄的2450元给学校购买电脑以改善教学条件。《山西日报》1984年7月13日,在第一版刊登报道《何月芳慷慨解囊只图报国》,对她的事迹进行褒扬。

    在扶贫济困方面,她也是出手大方,格外慷慨。她一贯把老师、同事看成兄弟姐妹,把学生当作自己的亲生孩子。谁家有了困难,她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立即伸出友爱之手,雪中送炭,给予及时救助。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何月芳在大连三中工作时,语文教研组有一位同事张老师被打成“右派”,家庭十分困难。有些老师怕惹火烧身,不敢接触理睬。何月芳却以慈悲为怀,给予资助200元,帮她解除燃眉之急。“文革”中发生武斗,单位暂时停发工资。她看到邻居生活困难,立即给5户邻居各送去50元,帮助他们度过难关。有个邻居孩子不慎骨折,急需住院治疗,她慷慨资助了3000元。有一天傍晚,她和丈夫在大街上看大字报,看到一个农村小孩正在哭泣。她和蔼地上前问话,才知道孩子是因为卖鸡蛋丢了钱不敢回家。她马上掏出20块钱送给小孩,叫他马上回家,以免大人牵挂。80年代,她的高中学生姜春香不幸丧父,眼看就要辍学。她马上找她谈话,给予安慰和鼓励,把她的学杂费承担起来,一直资助她到高中毕业。总之,何月芳同志心地善良,助人为乐,一生行善,积德无数。受惠的人对她念念不忘,赞誉有加。可是她总是淡淡地说:“孩子们遇到困难,咱扶他一把,再高的坎也就跨过去了。”

    何月芳同志晚年搬迁到太原定居。由于环境限制,她无法再像过去那样经常地接触群众,给有困难的人提供帮助。她说:“我个人不足之处还是很多的。比如说关心群众疾苦吧,帮助别人解决一些困难,在中条山的时候是可以的。在太原,我自己一个人,只能买菜、做饭、照顾儿子孙子罢了,什么也帮不了别人,闲得无聊,……。” 言语中,透露出她内心的不安甚至痛苦。这更加反衬出她的善良与高尚。

园丁虽逝 绿荫长留

    何月芳同志自1952年回国后,在生活道路上,也遭受过磨难和坎坷。在“拔白旗”的年代里,从事地质科研的爱人首当其冲受到冲击;她生孩子未过满月,即受到连累,政治上压力很大。她挺过来了。在“文革”十年动乱的岁月里,她背上“特嫌”黑锅,曾被“隔离审查”,尝过被“批判”、“斗争”的滋味。她经受住了考验。有些归侨含恨出国而去,但是她不走(她完全有条件申请出国)。她说:“申请出国是可能的,有的人也出去了,但我不出去。是去了国外不能生存吗?不是。实在说,我的兄妹们在新加坡都有着一定的根基,不算小的产业,生活上是完全可以为我安排好的。我为什么不去呢?一是觉得自己的经历自己清楚,经得起审查,赤子之心党和人民终究会理解。二是如果出走离国,这一行动本身,对于侨居海外、对社会主义中国本来就了解不深的人们,会产生什么样的心理影响呢?国外反华势力和对社会主义怀有恶意的人,又会从中说些什么呢?事关祖国的声誉,作为中华民族的儿女,我觉得自己要有民族的自尊心,只能为祖国争光,不能给祖国母亲的脸上摸黑。经过动乱中风风雨雨的考验,我引以自豪的是,在祖国危难的时刻,我作为祖国的忠实儿女,与伟大祖国母亲是命运与共,同患难、共呼吸的。”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神州大地发生了历史大转折,广大归侨、侨眷获得了新生。何月芳和断绝了13年音信的海外亲人又恢复了联系。84岁的老母亲和弟妹们悲喜交集,给她寄钱寄物。新加坡政府又发回了父亲去世时遗留的属于她的那份遗产。她心情愉快,精神振奋,身心彷佛年轻了许多!在退休时,她向党组织表示:一定要为祖国继续发光发热;根据改革开放的要求,努力再为教育事业做一些好事;继续逐年购买国库券,支援四化建设;把半个世纪唱过的爱国革命歌曲回忆整理,制成录音带,做为教育后代的教材;……。

    1998年10月24日,何月芳同志在太原博爱医院病逝,终年80岁。她一生追求真理,追求光明,无怨无悔地走完了自己的人生之路,实现她生前的誓言:“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在遗体告别仪式上,有一幅挽联这样概括她的一生:

    来自椰风蕉雨,系归国华侨,系优秀党员,为祖国讲奉献,垂范后世;

    扎根黄土高原,是人民教师,是劳动模范,对人民不索取,哲人其萎。

    何月芳同志的家人、同事、朋友、学生,在深感痛惜的同时,更多的感动和怀念。大家感动她的对社会主义祖国的挚爱。对党的教育事业的忠诚;怀念她品格的高尚,心地的善良。园丁虽逝,但她留下的绿荫,却永远给人们带来清凉及和谐!

分享到:

上一篇:用心血和汗水培育甜美

下一篇:禹晋永博士荣获“中国房地产2007影响力人物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