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实践“三同”的体会

(根据潘俊桐口述整理)
2013年09月23日
文章来源: 潘俊桐
作者: 潘俊桐
点击量: 2276

    大概是六、七十年代以前,凡是下乡的同志,也就是参加农村工作队的同志,下乡是要实行“三同”的。“三同”就是跟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
    我参加农村工作队先后到过几个地区。像晋东南的晋城县茶园大队,那是1956年的时候,我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我们工作队的4、5个人是抽调省直机关各单位的同志组成的,在晋城下乡工作了三个月;1960年,我到当时的吕梁地区临县歧道公社前刘家庄大队,参加反“五风”运动,工作了八个月,那次时间最长,困难也最大。参加工作队一起的人员,除了我们出版社的同志,还有省气象局的两个同志,还有省军区一个同志;70年代的时候,我还到过晋南临汾市襄汾县的扬威大队,参加“三秋”工作队,我任队长,同去的有两个山大医院的大夫、护士同志,还有农业局的一个同志,一共五个人,有男有女,也是工作了三个月;再后来,还是在70年代,我又到晋中榆次的修文大队,担任“农业学大寨”工作队队长,那次时间也比较长,大约有半年时间。
    什么是“同吃”呢?以前我们参加农村工作队,下去时候,工作队不单独起灶,也就是不单独做饭,都是通过大队,每天由大队安排到农民家里吃饭。大队领导考虑农民里面有政治上可靠的、家庭有人能做饭的、也比较干净的人家,进行派饭。一天一家,一天到一家去吃饭。每天一早就有小孩叫我们,说“工作队吃饭啦。”我们就跟着小孩到农民家里去吃饭。
    几个月里吃什么呢?早晨吃窝头、稀饭,中午吃老乡给做的面条,晚上呢,有中午剩下、没有吃完的面条,用油炒一炒。在农民家里吃饭是要给钱的,好像每人一天交一斤粮票,3毛2分钱,现在看来是很少了。那时候吃白面不容易,村里有时给我们做白面揪片,也没有菜,就用芝麻,再倒点酱油、醋,我们感觉吃的挺好。
    住了几个月以后,跟农民就惯了、熟了,通过吃派饭,了解了农村、农民的生产情况,了解了农民的生活情况。开始刚去,农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办事,做饭就做的比较简单,到后来,他们感到我们还能办点事,就给我们吃的比较好了,也会给我们吃素饺子。因为当时农村很少吃肉,只有过年才能吃到肉饺子,相处的比较好的才给吃素饺子。所以,一天到一家吃饭,三个月下来,一个三百多户人的村子,每家差不多都走遍了,村里面的农民社员基本上就都认识了。
    “同住”,不是说住一个家,是跟老百姓住在一个院里面。由大队安排,腾出一间房子,给我们工作队住。和老百姓住在一起,要注意的是不能够睡懒觉,5点多钟,天还没有亮,农民起来,我们也都起来了。起来后,拿起大扫把,轮流帮助老乡扫院。还有就是,大队给我们工作队的屋里准备了一个大水缸,当时农村没有自来水,吃喝、洗脸用水,都得自己挑水,我们工作队就轮流去挑水。我们下去时没有带水桶,怎么办呢,就跟院里邻居借水桶。农民借给我们两个水桶、一条扁担,我们自己去挑水,每次要挑上三、四回才能把水缸倒满。因为是借农民的水桶,还的时候不能把空桶还给人家,还要再给他挑回一桶水。过去我不会挑水,到农村工作后,我慢慢学会了挑水,有时候用大木桶挑水,我能挑两个大木桶,而且不用停下来,就能够换肩。但是到了冬天就遇到困难了,就要学会怎么挑水。一到冬天,井边都结冰了,就要小心,不要掉到井下。我也学会摇轱辘了,摇上来后,右手不能放,还要拿住,左手提上水桶,放下水桶后才能慢慢放下右手握着的轱辘。否则,不小心就会连人带桶掉到井里去了。过去我一直生活在城市,根本没有做过农活,通过下农村生活以后,学会了挑水、提水。
    “同劳动”。工作队下去,开头是要全天参加劳动的,干了一段以后,可以半天工作,半天劳动。我们下去工作,由于时间比较长,所以经历过春天的播种、夏天的间苗、秋天的秋收、冬天的基肥,各个季节的农活我们都参加了。比如说春天的播种,农民在前面用牛、马拖着犁耙,我们就跟在后面帮助往沟里面撒下种子;夏天要间苗,开始下去时,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的人根本辨别不清哪是苗、哪是草。农民会提醒我们,可不敢把苗除掉,把草留下。后来我们学会了怎样辨别草和苗。秋收时我们要和农民一起割麦子,麦子很长,我们总是比农民割的慢。冬天一般农活都没有了,就要沤肥了,就是铺上一层秸秆,一层土,然后放上肥料,洒上水,沤住,放到春天再翻出来,作为肥料。
    所以下去呀,对于长期在城市生活的人,通过参加这些农活,能熟悉和体会农村的农业劳动。我在榆次修文大队的时候,中午天气那么热,带着草帽,汗一直往下流,就这样还要去敲土坷垃。农民跟我们说:我们没别的本事,只有欺负土坷垃。所以这时更能体会到那首诗“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说的道理了。过去没有参加过劳动,所以不知道农民有这么辛苦。现在我回顾年轻的时候参加农村工作队,通过“三同”,能够体会到这样能接触生产实际,知道什么时候干什么活、怎么干;通过“三同”,也能够深入了解农民的生活,农民确实比城市要艰苦。平时他们是吃不上肉的,就像他们说的:平时吃不起肉,只有过年才买肉。当时农村细粮是很少的,我这几次下去,只有中午才能吃到细粮,早晨跟农民一样吃稀饭、窝头。
    通过“三同”,我的体会是:现在下乡的同志,还是要坚持“三同”。只有坚持“三同”,才能够接触实际,才能接近农民的生活。

分享到:

上一篇:丁绍光国际艺术展在并亮相

下一篇:当我在热带生活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