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王维卿:构建山西省文物大数据体系,促进文物艺术品数字化保护

2018年01月30日
文章来源: 山西省政协
点击量: 2163

    一、山西省文物大数据体系建设的现状

    保护文物就是保护中华民族赖以生存发展的文化根基,对于继承和发扬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增强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党的十八大以来,山西省博物馆建设风生水起,品类趋于丰富,出现了遗址馆、地质馆、生态馆和专题馆等形态,改变了过去“千馆一面”的单一局面。据统计,新建设的市级博物馆8座、县级博物馆16座、民办博物馆27座。全省各级各类博物馆、纪念馆增至140座,免费开放的博物馆、纪念馆增至55家。

    山西省作为文物大省,近年来实施了一系列政策,加强文物保护和文物大数据体系的建设。山西省文物局2017年4月25日印发的《山西省文物局关于促进文物合理利用的指导意见》,提出要丰富文物的展示利用手段:有开放条件的文物单位应积极组织编制文物单位展示利用方案,可结合文物自身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等进行展示。对尚不具备全面展示条件的文物单位,应科学制订展示内容,制作说明标牌、标识,让民众了解文物的信息和价值。要进一步丰富馆藏文物的展示手段,运用现代科学技术、信息技术、网络技术,提高展陈水平,让沉睡在库房里的文物“活”起来。

    2017年3月印发的《关于印发山西省促进大数据发展应用2017年行动计划》提出推进各领域大数据应用。要求尽快制定出台大数据发展应用相关政策,在积极推进重点领域应用示范的基础上,协调各部门、各行业、各系统、各领域,推动公共安全、决策运行、城市管理、生产监管、社会信用、精准扶贫等公共领域大数据应用,推进文化旅游、交通运输、医疗健康、人口教育、气象环保、国土资源等行业领域大数据发展应用,推进农林业、服务业、金融业等产业大数据应用,以大项目带动大应用,以大应用推动大发展。

     响应党的十九大号召,山西省持续加大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努力让五台山,平遥古城,云冈石窟这张“金色名片”,将应县木塔(预备名单)、关胜文化建筑群(预备名单)、杏花村汾酒老作坊(预备名单)、丁村古建筑群(预备名单)进行申报。在保护民族文化遗产,传承中国优秀文化,塑造山西美好形象,壮大山西文化旅游过程中,发挥窗口、旗帜和引领作用。作为古建筑现存最多的省份,山西省现存元代之前的木构建筑占全国75%。其中全国现存的4座唐代木结构建筑都在山西,全国现存的4座五代木构建筑中山西占了3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数量更是高居全国第一。

    自实施文物保护和文物大数据体系建设以来,市县两级投入的文物保护资金也有不同程度的增长。而山西省省本级文物保护专项资金由2011年的0.33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4亿元,增长3.93倍,省政府更是每年增拨1000万元用于古建筑日常养护。

    二、山西省文物大数据体系建设中出现的问题

    地上文物看山西。作为我国地上文物最多的省份,山西文物的实体保护任务繁重。我省从2002年开始,已经开展了馆藏文物信息化工程,成为这项工程国家文物局选定的第一个试点省,并率先摸清了全省文物系统馆藏文物的家底,建立了全省文物系统馆藏文物的数据库。

同时,近年来山西省文物局也开展了许多数字化保护工程,如对晋祠的历史建筑、碑刻造像等开展的大规模、全方位信息采集录入工作;对云冈石窟研究院启动的“数字云冈”工程;由山西博物院开展的全国智慧博物馆建设试点工作,都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但这些成绩,与国际文物数字化保护工作相比较,与我省繁重的文物保护需求相比,与广大人民群众对文物保护利用的期待与需求相比,还存在以下三方面差距:

    2.1 欠缺全省统一的文物数字化保护体系

    首先,信息缺标准。目前我省开展的多项数字化保护工程,由不同单位进行主导,根据各单位的具体情况,使用独立的数据标准。如晋祠数据平台由晋祠博物馆主导,“数字云冈”工程由云冈石窟研究院主导。虽能保证成果质量,但因欠缺全省的统一标准,不利于信息的修订、补充、删改,不便于已有信息的流通、共享、利用,从而抑制了我省文物保护工作效率的提升。

其次,资源欠整合。如在我省在2017年破获的多起文物盗窃案件,因为缺乏被盗文物大数据统一管理,案件破获单纯依赖于公安部门的侦破技术。未能充分发挥各部门的协同作用,从而造成人力、财力的隐形浪费。

    2.2 文物保护与文物利用的融合不够紧密

     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要求。而我省丰厚的文物资源不仅具有文物本身的价值,更能成为反映和塑造山西美好形象的重要载体和窗口,具有巨大的利用空间。

在历时5年完成的山西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中,我省投入省级经费2700万元、市级经费1508.53万元、县级经费1551.59万元,共计5760.12万元。采集文物图片253万余张,硬盘容量15300GB,这些工作为我省文物保护工作奠定了重要的基石,也收到了领导和业界的高度评价。

    但这些基石性的文物保护工作在转化为文物利用的过程中起到的作用尚有待增强。以大英博物馆为例:得益于完善的文物大数据体系,其文物保护工作可以直接转化为文物利用成果。仅“艺术衍生品”一项,年营业收入即高达人民币12.7亿元,并对馆藏文物和艺术品的宣传、研究起到了很好的影响。而目前我省的文物利用工作与文物保护工作是两条轨道、各起炉灶,文物保护的意义未得到有效发挥,文物利用的效果也存在巨大提升空间。

    2.3 技术单一,前沿技术研发空心化

    赝品、假货泛滥、诚信缺失,是我国艺术品产业健康发展的阻碍。在科学技术日益发展的今天,用理性和科学补足传统艺术品鉴定方法已成为时代所需,市场所需,人民所需。

但我省在这一方面缺乏由政府主导、具有强公信力的科技研发机构,导致文物数字化工作技术单一、陈旧,更有一些包着“科学外衣”的民营机构,试图以伪科学鱼目混珠,迷惑市场,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

     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正值艺术品行业科技升级浪潮,如果一味延续陈旧、单一的技术方式,不进行艺术品鉴证鉴定的核心科技研发,可能错过弯道超车的机遇,为未来十至二十年的文物保护和利用工作增加阻力。

    三、构建山西省文物大数据体系建设,促进山西艺术品数字化保护的建议

    1、加强山西省文物大数据体系的建设

    山西所赋存的文物资源在中国文化体系中意义重大,它代表的不是山西而是中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山西文物完全可以做成国家品牌。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对文物保护而言是不可多得的机遇,我们应当抓住机遇,改变固有的思想观念,给山西文物保护、利用带来新的变革。

    1.1 大力发展数字博物馆、数字景区和特色数据库建设,让文化遗产活起来

    山西是我国的文物大省,历史文化遗存十分丰富。目前已公布的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共6784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71处,数量居全国第一;省级文物保护单位428处,市县保单位6085处。全省有世界文化遗产3处(平遥古城、云冈石窟、五台山),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5座(大同、平遥、代县、祁县、新绛)、历史文化名镇2个(灵石县静升镇、临县碛口镇)、历史文化名村4个(临县西湾村、阳城县皇城村、沁水县西文兴村、介休市张壁村),省级历史文化名镇23个、名村48个。各级各类博物馆88个,馆藏文物1212017件,其中珍贵文物54785件。

    在这众多文物当中,仅有少数能在柜台展示,多数束之高阁,秘不示人。如果利用数字化技术,可使更多的文物360度全方位在线展示,让文物“活”起来;利用导航系统和虚拟现实技术,可让世界各地的人们能一边逛平遥古城,一边听导游声情并茂地讲解,甚至享受到现实景区中难以获得的精细服务和刺激体验。通过这些手段,可向大众展示栩栩如生的山西历史文化原貌,让束之高阁的古董、秘不示人的宝贝、陈列在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等都活起来。服务于山西文化的宣传,造福于百姓幸福生活。

    1.2 建设数字地方文献长廊

    地方文献是了解地方文化及特色的重要窗口,有独特的价值和意义。特别是它所记录的,关于本地区地理、矿藏、物产、古迹、民俗、宗教等方面的信息,蕴藏着本地区民族珍贵的文化基因,可为当地政府创建区位经济文化优势提供历史借鉴和决策依据。因此,建议山西设立专项资金,将散存于境内图书馆、文化馆、博物馆的地方文献资源进行统一编目与数字化转换,建成一个“没有围墙的图书馆”,以提高地方文献典籍的有效利用率。

    2、对文物艺术品加强数字化保护

    文物数字化,指使用数字化技术,将文物的平面与立体信息(图像与符号信息、声音与颜色信息、文字与语义信息等)表示成数字,并方便地存储、再现和利用的技术。其中三维数字化是其中的重要内容。一个文物经过三维数字化建模后,对其研究、展示、修复、保护、存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可数字化的文物既包括不可移动(地面)文物,也包括可移动(馆藏)文物。

    2.1 提高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和文博单位对文物信息资源开发利用和产业化运作的意识

    目前,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和文博单位对文物信息资源开发利用和产业化运作的意识尚且薄弱,需要提高对数字化建设基本规律的认识和重视度。建议由文物行政管理部门作为主要领导机构,建立有效的数字化建设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

    2.2 建立文物数字化标准体系和文物数字化运行机制

    标准化是文物数字化建设中的一项关键性的、基础性的工作。从一定意义上说,没有标准化就没有数字化。随着文物数字化进程的加快,这些工作显得日益迫切和必要。

    为进一步适应文物数字化建设和应用的发展需求,应从宏观上对文物数字化保护标准的制定和实施进行控制,研究和制定文物数字化保护标准体系表。建议加强文物数字化保护管理体系标准的研制,按照ISO管理体系标准要求,尽快研究建立有效的数字化建设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制定符合我省的文物数字化保护的术语、数字化标准化指南、服务和利用、绩效评价等标准。并随着文物数字化过程的不断深入,研究制定不同类型文物数字化的具体要求和管理标准。引导和推动我国文物数字化保护向着科学的方向进行保护、利用、管理、研究工作。

    2.3 采集3D数据,构建海外流失文物信息库

    针对山西省已流失到海外的文物,加强数据采集与整理工作。采用3D扫描与3D打印技术,将流失文物转换成数字模型进行保存,进而构建起流失文物信息库。3D扫描和打印技术能够高精度地将山西流失海外的文物打印成型。不仅可用来科学修复残缺文物,还原山西流失海外文物的真迹,有利于中华传统文化的研究和传承。同时能作为旅游纪念品进行产业开发,带动山西文创产业发展。

    3、加强智能硬件研发,创造自主研发技术体系提高文物的保护水平

    在早期的文物保护工作中,文物保护科学的研究相对缺乏,更多是“单纯的技术”,如传统修复.单纯的技术是经验性的,有待于科学化。

    近二十年来,随着科学技术水平的提高,大量新型仪器设备的引人,使我省的文物保护科学研究水平有了本质的飞跃。诸如射线能潜、射线衍射、激光拉曼光谱、射线机等仪器已经进入博物馆的文物保护研究中,取得了丰硕成果。但其严格的测试环境和一定量的样品损耗,都给文物分析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在此情况下需要继续进行高新技术的创新,进行自主研发体系的建设,以应对更多、更复杂的情况。在此方面可以借鉴北京华力必维文化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率先将智能硬件、大数据引入艺术品鉴证行业,公司自主研发基于SIFT的图形比对算法创新光源的图像识别技术,可以快速全自动完成最大尺幅2000mm*3000mm的大尺度扫面,改变了过去由眼学专家对艺术品身份进行判别的方式,提升了结果的公正性、可靠性。并围绕图像、溯源、防伪三大领域构建技术体系,通过智能研发和大数据服务推动我国艺术品保护事业的发展。

    3.1 建议进一步实施科技支撑战略,加强自主技术研发

    现代科学技术进步已成为推动文化遗产保护最直接、最重要的力量。文化保护工作建议要继续围绕文化遗产保护科技体系建设的具体目标,以现代信息技术、数字技术、网络技术、新兴材料技术、遥感技术、生物技术等先进科学技术应用为核心,加快建立现代科技考古体系、现代文物保护修复体系、现代博物馆文化传播体系和现代文化遗产管理体系。

    3.2 加快文化遗产跨学科建设,形成文化遗产保护应用示范

    建议以技术创新为突破,加强实验研究、材料研究、工艺研究,重点破解一批制约文化遗产保护的关键技术和瓶颈问题;同时以科技与文化遗产保护融合为主题,加快文化遗产跨学科建设,建立覆盖全省的实验基地、学科基地、科研基地,建立资源共享、联合攻关的机制。

如目前正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万里茶路”项目。在全国首批遗产提名点45处中,山西占有8处。如能通过科技加强保护管理,并通过大数据推进传承资料的整理分析,更好地挖掘其历史价值,彰显其当代意义。对于复兴万里茶路、联通世界动脉,重续先辈辉煌都将具有重要的意义。

     3.3 进一步实施人才培养战略

     人才资源是文物保护事业发展的第一资源。文物保护人才培养工作要继续按照相关学科发展的要求,以培养拔尖人才、领军人才为核心,建立和完善有利于优秀人才健康成长、脱颖而出的体制机制。充分发挥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科研基地、培训基地的优势,加强各种培训。以提高依法行政,依法保护文化遗产、文物艺术品的能力为重点,面向基层,大规模加强县级文物行政部门负责人、文物行政执法人员、文博干部的培训;以提高文物保护管理水平为重点,大力加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管理机构负责人、大遗址保护管理机构负责人、博物馆管理人员培训;以提高文化遗产保护利用专业水平为重点,大力引进外省市相关专业的高层次新技术、管理人才,努力形成多层次、多渠道、全覆盖的文博教育培养工作新格局。

(山西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联名提案   王维卿系第一提案者,山西省侨联党组书记、主席)


分享到:

上一篇:齐朕:关于继续重视留学归国人员群体,并为其提供针对性更强的创新创业扶持的建议

下一篇:闫卫平:关于将山西大学堂旧址教学主楼划归山西大学建设“山西高等教博物馆“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