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辑录华侨史是我的责任

2019年08月16日
文章来源: 石苏苏
点击量: 1109


    从退休以后,我就在思考,第二个人生阶段开始了,我该做点什么。因为父亲赖石昂是泰国归侨,我有幸走进了归侨这个特殊的群体。

    从编辑《北京泰国归侨联谊会成立二十周年纪念特刊》起,我又被带入《泰国归侨英魂录》编委会的行列,参与编辑该书第六卷的工作,继而又被压上更重的担子,主持编辑《英魂录》第七卷、第八卷,现在又继续第九卷的工作。自然而然,为老归侨做些事情,为他们的爱国奉献精神树碑立传,歌功颂德。这就确定了我第二段人生的目标。

    我所接触的多数是七、八十岁,甚至九十多岁、百岁的老归侨,退休十多年来,我长期与这些令人尊敬的老归侨相处,与他们笔谈、面谈,他们给予了我很多的精神食粮,令我对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回国的泰国归侨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了解的越深,对于他们为什么放弃相对稳定、温馨的国外生活,离开亲爱的父母亲、兄弟姐妹和朋友,来到烽火连天的抗日前线、或者如火如荼但不乏艰难的祖国建设第一线,有了更为真切的了解和体悟。他们不是对感情和亲情淡漠,而是有更大的责任在召唤他们,这就是——祖国,他们要为此担负起天下兴亡的责任、担负起建设祖国大家庭的担子。

北京泰国归侨联谊会会长石苏苏同泰国归侨“红色特工”孙佩文同志热烈交谈_副本.jpg

北京泰国归侨联谊会会长石苏苏同泰国归侨“红色特工”孙佩文同志热烈交谈

    我忘不了老父亲赖石昂1933年回国苦寻抗日的队伍,终于于1936年6月在香港找到了党,参加了革命的队伍。忘不了百岁高龄的陈曙光老人在那艰苦岁月里,与革命伴侣林之原抛家舍子,风浪里奔波,又被派到泰国参加华文教育和革命活动,培养祖国海外游子的中华文化素养。忘不了杨白冰前辈,呕心沥血为泰国归侨的权益奔波;为给他们树碑立传,主持编辑《湄江风云—泰国华侨抗日爱国活动回忆录》;为《泰国归侨英魂录》文章佐证和把关;为了讲述泰国侨党的历史和沿革,做了数万字的笔记做足功课,但可惜的是在十几年与各种恶疾的斗争后终于不治,未能完成详细系统讲述泰国侨党党史的心愿,就离我们而去。忘不了黄坚明前辈,手把手教我做《英魂录》的编辑工作,引领我辑录华侨归侨历史;忘不了原山西省侨联常务副主席泰国归侨沈永均满怀深情地告诉我:华侨是最爱国的,如果没有离开亲人和生活之地远赴祖国的经历,是难以理解我们的。我在与家庭毫无音讯15年之后,回到父亲身边,父亲背对着我长久不说话,转过脸来时老泪纵横,敲打着我说:你真害死我们了!因为我是独子,母亲离世前三天三夜喊着我的名字不肯就这样撒手人寰……

    忘不了《泰国归侨英魂录》的历任编委谢光、吴佟、马岱华、庄江生、黄坚明、欧阳惠、蒋文雄等老前辈,可以说是前赴后继地编辑和出版这套反映全国的泰国归侨终生为国奉献的书籍,至今历时27年,何等感人!何等不易啊!

    为了更近距离地了解我们所服务的对象----泰国归侨老人,在编辑《英魂录》的过程中我看望和采访了许多老人,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我叫它们是编辑背后的故事。下边讲上几件。

    为了更多地接触这些泰国归侨老前辈,多收集一些她们的资料,我利用自己自费出门的机会去看望和采访他们。家人去景区旅游,我则去访问老归侨,曾数度赴广州、汕头,拜访英魂录编委,采访老归侨,设法开辟新稿源等。到福建龙岩、泉州、福州、厦门访问收集资料,重走父亲参军和战斗的旧地,收集福建侨乡中老归侨的资料。

京晋侨界代表看望泰国归侨、“红色特工”孙佩文同志(右三)_副本.jpg

京晋侨界代表看望泰国归侨、“红色特工”孙佩文同志(右三)

    2012年我赴山西与山西编委林卫国和山西省侨联、侨办同志拜访居住山西的泰国归侨,向家属和老侨征集有关资料,与山西侨务相关部门交流,赠送《泰国归侨英魂录》等书籍。安居在山西太谷的泰国归侨孙佩文老人是一位隐姓埋名的传奇人物,红色特工的身份让他守口如瓶,默默无闻一生清平,却始终怀着一颗对党对祖国的无限忠诚之心。若干年前山西编委林卫国就告诉我这个信息。直到2012年9月底才在山西省侨联和太谷县统战部的帮助下,我和林卫国到孙老家看望,90岁的老人仍能够清楚地讲述当年回国的情景,为了顺利执行组织交赋的护送任务,他请老父亲送他到机场,以使官方有所忌讳不便动手,看到父亲衰老的背影,想到这一去就再不可能返回却不能直接和父亲道别,不禁悄然流泪。说到这里时老泪仍止不住流淌,声音哽咽。在看望孙老两个月之后,孙老就驾鹤西去,没能留下文字材料悄悄地走了。我自然要承担起书写老人一生奉献事迹的责任,在当地侨务组织帮助下,提供了资料,孙老的儿子又赠送了老人的讲述录像,山西编委林卫国毫无保留地把他写的文章给我参考。孙佩文的纪念文章收录到《英魂录》第8卷。

    在千方百计打探到四位抗战时期回国的泰国女侨生的消息之后,我深为她们的事迹所感动,便开始了一一拜访和查找分散在江苏南京、广东佛山、浙江宁波、福建龙岩的四位前辈。先是帮助已经去世的钟时的子女完成了稿件,收录到《泰国归侨英魂录》第7卷。在拜访南京的谭岚前辈后,又再次专程到南京参加宁波林苹和谭岚的相聚,并请江苏省侨联同志帮助录像、拍照保留资料。带着谭岚、林苹的问候我又寻到居住广东佛山的许可前辈。这四位除了谭岚是1938年奔赴延安的老八路外,其他三位都是新四军老战士,许可是在她的男友陈惠的鼓励下回国参战的,许可、钟时、林苹三位都是在1939年被邱及老师送回国的。钟时和许可不幸于皖南事变中被俘,在集中营五年受尽了苦难和折磨,忠贞不屈。认识她们之后,几位老人的事就记挂在我心上了,每年寄贺卡,与他们子女保持通连,常相问候。

    昆明年近九旬的陈琪老人也是泰国归侨,我们常年通信已达数年,他是与我的大伯父同批回国的。他为英魂录组稿、提供云南的泰国归侨信息,为我们的稿件提出建议、意见。比如,为了撰写邱及前辈的妻弟魏锋的稿子费尽心力,因为魏锋一直在云南边陲的德宏州工作,联系困难,妻子是傣族,女儿不了解父亲早年在泰国等情况。陈琪帮助魏锋的女儿多次修改稿件、指导她到德宏找魏锋工作单位查找档案资料,此稿终于在我们共同努力下综合了档案资料、女儿回忆、陈琪介绍等材料完稿(详见《英魂录》第7卷)。陈琪还多次在电话中介绍泰国归侨、远征军老战士李英才的事,2013年11月96岁高龄的李英才去世了,我又是与陈琪一起综合多方材料,记述了这位黄埔学生、抗战时期参加过艰苦的松山战役、建国后又在教育战线奉献的老归侨非同寻常的一生,稿件收录在《英魂录》第8卷。我与陈琪这样密切的交往、合作,却从未谋面,这算我欠下老人的一份情意,一定设法尽早去看望他们。

以上这些编辑背后的故事,讲述着热心支持和帮助《泰国归侨英魂录》工作的老归侨等各方人士的事,讲述着编辑《英魂录》的不易和艰辛,但是对我来说这些年与泰国归侨老人们的交往,已经使我深刻意识到这件任务于我已经是道义在肩,不可推卸,只能做好,而且要以抢救史料的姿态抓紧去做。

    所有这些,常常激励着我,使我深受感动和教育,使我逐步懂得归侨。为了这些老归侨的故事能够传下去,让年轻的人们知道,把这份炽热的爱国之情、无私的奉献之心传承下去;同时记载下来,千秋万代地保存史料。我会努力接过老编委的班,把《泰国归侨英魂录》的编辑工作做好,有机会时还会延伸,为这些归侨前辈多做一些、再多一些!把归侨爱国、奉献的心声反映出来,让年青一代继承下去,让我们的身边传播的是美好、和谐的声音,让中华民族的美德及归国华侨的爱国主义精神大放异彩!

     【石苏苏是保利科技有限公司退休干部,曾任泰国归侨联谊会理事、副会长、会长。参与泰归成立20周年、30周年特刊的编辑工作;参与《泰国归侨英魂录》第六卷编辑工作,主持第七、八卷编委会工作;同时参与编撰大型华侨史料丛书《铁军侨魂》、《星火侨魂》,均担任副主编】


分享到:

上一篇:在日本神户寻觅山西孤儿光俊明的踪迹

下一篇:海外晋人:“天涯棋客”江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