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宿沙氏非盬宗”初探

2014年04月18日
文章来源: 孟肇咏
作者: 孟肇咏
点击量: 3100

    研究盬盐文化必然要涉及“盬宗”是谁。何谓“盬宗”?即第一个发现河东池盐并教民食用的人。那当然是一位河东远古的传说人物,也即是受到人们崇拜的盬盐之神了。
    可能有人认为有关“神”的问题,纯属子虚乌有,没有讨论的价值。其实不然。在没有文字记载之前,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考古工作并参照古代神话传说来研究历史的遗迹。所以深入研究盬盐文化也应如此。
    笔者认为,讨论盬宗问题,必然要牵涉到运城盬池和盬盐在历史上的价值定位以及池神庙在盬盐文化中的作用,等等。据《河东盐法备览•卷一》:“宿沙氏煮海为盐,故海盐即以宿沙氏为神。河东,盬盐池也,初称神曰盬宗。” 又据《增修盐法备览》载:“旧称神曰盬宗,而不详其所自,唐以前,未崇祀典,至大历丁巳秋,盐中红盐自生,度之韩滉请加神号,诏赐池名宝应灵庆,始置祠焉。”这说明在很早以前,河东就有盬宗庙,在安邑南大约7公里处,大概祭祀的却是煮盐之神宿沙氏。但由于年深日久,受到环境改变和战争的破坏,盬宗庙早已无存。
    到了唐大历十二年(公元777年),因连降阴雨浸入盐池,盐中长出了红盐,这本是化学变化,可有官员认为是前所未有的奇观,立即上奏,经核实后,唐代宗李豫便封盐池为宝应灵庆池,封池神为灵庆公,委派李淳风和袁天罡两位堪舆高手点化后,就此兴工动土修建灵庆公祠,即现在的运城池神庙。而后各代均有增修,香火沿续至近代。很显然1000多年前池神庙是敕封为保佑盐池的丰收而建,而庙中的主神灵庆公也就自然成了人们心目中的盬宗了。但是在一些人们的意识中似乎仍把刚才说的海盐盐宗宿沙氏定为盬池最早的图腾。那麽把宿沙氏定为河东盬池的盬宗是否正确呢?笔者认为,这是把史称的所谓“盐宗”即是制海盐的创始人宿沙氏与池盐的盬宗混为一谈了。
    这里恐怕首先要涉及到的问题是:宿沙氏是所有盐种的盐宗,还是只是海盐的盐宗?这要从有关史料考查一番。据《中国神话传说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宿沙】 神农臣。“宿”一作“夙”。《世本•作篇》:“宿沙作煮盐。”《淮南子•道应训》:“昔宿沙之民,皆自攻其君而归神农。”…… 宋罗泌《路史•后记四》注云:“今安邑东南十里有盬宗庙。吕忱云,宿沙氏煮盐之神,谓之盐宗,尊之也。”明彭大翼《山堂肆考》羽集二卷“煮海”条云:“宿沙氏始以海水煮乳煎成盐,其色有青红白黑紫五样。”
    我们知道,我国食盐大约有四种:池盐、海盐、井盐、岩盐,一般以池盐和海盐发现、食用最早。可是据有关典籍记载似乎是海盐居先,所以人们定海盐的宿沙氏为盐宗。这是否合理吗?我们并不否认宿沙氏是海盐的盐宗,但也并不承认他又是池盐即盬盐的盬宗。如果承认的话,那就承认池盐只是海盐的下属概念,这就无形中把池盐从远古以来在历史上的伟大作用贬值了。这当然是不符合事实的。
    简言之,如果海盐的发现及生产早于池盐,那为什麽5000年前炎帝要为抢夺河东盐池而跑到中原与黄帝大战,并且战败后被黄帝同化形成炎黄族群?又为什麽后黄帝又与炎帝后裔蚩尤为盬盐血战,并且擒杀了蚩尤?可见当海盐被发现时,盬盐早已在中原大地成了各部落争夺的有价值的生活用品了。
    其实人类发现池盐早还是海盐早,这本是一个难于确切考证的问题。不过我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内陆国家,中华文明的起源及发展主要还是在古河东一带,而其原因又与池盐有关,所以让海盐之神来到河东作池盐之神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据有关古籍考证: 中国古代称自然盐为“卤”,把经人力加工过的盐,才称之为“盐”。中国古代人类最早发现和利用自然盐,是在洪荒时代,与动物对岩盐、盐水的舐饮一样,是出自生理本能。中国古代流传下的“白鹿饮泉”、“牛舐地出盐”、“群猴舔地”、“羝羊舐土”的记载,都说明了这一点。那麽池盐也好,海盐也好,都是当地的先民经过长期的尝试才发现其食用价值的。所以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山东吃海盐,山西吃盐卤”,把池盐与海盐并列是很有道理的。”   
    早在远古时期,当我们的先民从肉食为主转向谷食为主的时候,吃盐的需求就发生了。因为动物血肉里面包含有足够人体所需的盐分,而谷物本身不包含盐分。在长达几十万年的旧石器时代,人类以狩猎为生,身体早已适应了肉食带来的微量元素组合。到了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公元前2300年)前后,在今中原地区,古人才发展出五谷农业并开始以谷食为主的生活习惯。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那麽这四大盐种的发现和食用应该说都是各个地区的先民长期摸索实践的结果,而盐宗也好,盐神也好,只是在食用各种盐种的先民中产生的图腾崇拜。很自然,今天看来各盐种又都有各自的崇拜对象。如天津一带就以“盐母”为盐神,有些少数民族地区又有以白鹿饮泉尊白鹿为盐神的,等等。这说明并不存在所有盐的盐神,而宿沙氏只是海盐的一位盐神罢了。
    如果我们仍认为宿沙氏就是盬神,那显然就难以服众了。过去我们河东的盬神庙是什麽样子已无法考究了。即以现存在山东沿海的盐神庙来看,主祀的是宿沙氏的神像,而陪祀的却是助周武王伐纣后被“举于渔盐之中”的胶鬲和春秋时佐齐桓公称霸倡设盐官煮盐的管仲。假如我们想恢复古代的盬宗庙,仍祭祀这三位的话,我想河东人是不会答应的。
    神是人造的,但又是存在于文化之中,我们还是把池神灵庆公当成盬宗吧,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

分享到:

上一篇:从山西管窥华夏文明

下一篇:话说“盐”字及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