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戏曲活化石“耍孩儿”

2006年08月08日
文章来源: 山西日报
作者: 姚文锦
点击量: 4376

    欣闻“耍孩儿”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不由勾起我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的一些回忆。

    “耍孩儿”是在我的故乡浑源和相邻的大同、应县、怀仁、山阴及内蒙古集宁、丰镇等地演出的地方小戏,活动地盘不大,域内人口现在约为400万人左右。据老辈人说,这种小戏在当地受欢迎的程度,曾达到过狂热和入迷的地步。不少农村,都有业余戏班。农事间隙之时,这村唱罢那村唱,嗨嗨之声不绝于耳。

    我从小爱看戏,1937年,当我7岁刚懂事的时候,日寇侵占了我的老家———浑源县城,乡村到处是土匪,“耍孩儿”一时在舞台上绝迹。后来土匪逐渐消失,“耍孩儿”还是不敢进城演出。直到解放后的50年代,大同市才成立了专业剧团。各地的业余戏班,始终再未正式恢复。我这个爱看戏的人,观赏“耍孩儿”演出的机会自然也就不多了。

    当然,“耍孩儿”剧在舞台上的绝迹,不等于在生活中也随之消失,更不等于它在当地的影响也一同消失。在日常生活中,特别是在每年春节至元宵节期间,“耍孩儿”的音韵腔调,总是不断可以听到。有关“耍孩儿”的传说、笑话、比喻、说道,不知不觉中流入脑际,积淀下来,成为记忆。

    “耍孩儿”的最大特色是它的特殊唱腔———用喉音发声,当地人叫作“后嗓子”。这在全国数百个大小剧中绝无仅有,独此一家。这种唱腔,略带一点哭音,唱起来如泣如诉,如怨如慕,深沉别有一番韵味。而每个人的发音,大致都差不多,生旦净末丑,唱腔基本相同。大花脸和小花旦,张嘴一唱,声调却都一样。

    由于生理的缘故,这种声腔只能由经过训练的男性演员才能发出,女性是发不出来的。大同市成立专业剧团后,破天荒地吸收了女演员,但她们只能同其它剧种一样,用“前嗓子”发音。有人认为,这一下闹好了,把生旦同腔的弊病改过来了。但喜爱“耍孩儿”艺术的老观众却一直摇头,并不认同。觉得“耍孩儿”变调了,原来那种特殊的韵味丢了。他们比喻用“前嗓子”唱“耍孩儿”,好比吃了颗白子白瓤的生西瓜,要多寡,有多寡,要多淡,有多淡。

    听不惯“耍孩儿”唱腔的人,最腻歪嗨呀嗨呀不断声,嗨来嗨去听不到词儿。喜爱这种唱腔的人,感到着迷得恰恰是这种—字三嗨声。听得嗨嗨声,浑身都受用。一字三嗨正是“耍孩儿”唱腔的特殊魅力所在。不过,一字三嗨只是一种常用唱腔。老辈人不无自豪的津津乐道,“耍孩儿”有“七十二调”,调调都别有韵味。

    由于“耍孩儿”剧“众口同腔”的特殊发音,不像其它所有剧种那样,受严格的男声女声限制,任何一个演员都可能扮演生旦净末丑的任何一个角色。所以,“耍孩儿”的旦角演员都长得好看。例如,上世纪50年代大同市“耍孩儿”剧团的男旦小飞罗面(其师是以身段婀娜、小步纤纤、飞旋舞台而著名的飞罗面)同剧团中的女演员一起演出,完全可以以假乱真。如不开口唱,观众绝对分不出谁是男扮女,谁是女扮女。因此,“耍孩儿”受欢迎,“耍孩儿”的旦角更受欢迎。

    “耍孩儿”的音乐也极富特色。不知内行怎么看,就我这个普通观众来看,“耍孩儿”的伴奏乐器中,最突出的是笛子和呼胡。哪个村庄演戏,村外几里远就能随风传出笛声,那悠扬的旋律很勾人的。笛子作为伴唱的主乐器,在其它剧中似不多见。而听“耍孩儿”唱腔,如果听不到笛声,就像吃蒸莜面缺辣椒,不是个味儿。

    呼胡的演奏更具特色:呼胡的两股弦,一般总要隔开,以防混音,这样拉起来才能清脆嘹亮。伴奏“耍孩儿”的呼胡,却反其道而行之。两股弦距离很近,拉起来一股弦发出主音,—股弦发出辅音,呜呜嗡嗡,音色相混。但恰恰是这种混音,拉出的腔调柔和而低沉,别有一种乐感。这样的琴声一响,就知道是“耍孩儿”腔,这也是全国数百个剧种中绝无仅有的。

    这种有别于其它任何剧种的特殊音乐,包括伴奏的唱腔、过门、众多曲牌、锣鼓点等,整套“耍孩儿”音乐,也是这个剧种中不可分割的部分。

    “耍孩儿”的表演特技、脸谱、化妆等,我作为普通观众,未曾深入进去,但从《扇坟》这出小戏里的灯舞和猪八戒的脸谱中,不能不惊服其神异。《扇坟》一剧,演绎的是猪八戒在取经路上偷懒睡觉,孙悟空变化成一穿孝服的美女对他戏弄,并答应他如果把死去丈夫的坟头扇干就嫁给他。剧中穿插了一段坟前的灯舞:一只脚,脚底托灯,另一只脚翩翩起舞,造型优美,素雅袭人。猪八戒的脸谱是在一张普通人的脸上,画了一些黑道子,便顿觉嘴和鼻子前凸,安上两只大耳朵,活脱脱一颗猪头。

    说道了半天,“耍孩儿”为什么叫了这么个怪名字?我小时候,谁也没把这当做个问题,而现在这却成了个最令人纳闷的事儿。

    对于“耍孩儿”的渊源,当地人一致的说法是:这种腔调是2000多年前的王昭君流传下来的。王昭君同匈奴单于和亲,虽然出于自愿,但一过雁门关,看到衰草连天,黄沙遍地,触目荒凉的山川,怀念起亲人,遥望荒原,悲从中来,不由得连声慨叹,嗨声不已。琵琶弦上弹出了一种腔调,这就是“耍孩儿”。“耍孩儿”腔为什么带着一种哭音,为什么“一字三嗨”,就是这个缘故。“耍孩儿”尽管它的具体形成年代和过程以及命名的原由,我们今天无从得知,但,它是我国古老戏曲的一个特殊品种,它那特殊的文学、音乐、舞蹈、美术(化妆、脸谱)的丰富遗产,成为我国戏曲史上的一方活化石,这却是千真万确无可置疑的。

分享到:

上一篇:上党民间社火二十种

下一篇:山西日常饮食风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