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晋国博物馆:晋都故地 三晋之源

——晋国博物馆的文化特色
2017年09月07日
文章来源: 晋国博物馆
点击量: 163

   

    晋国诞生于唐尧虞舜和夏禹的活动中心,立国六百余年,绵延38个君主,称霸中原150余年,对推动中华文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在经济、文化、科技、法律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对周边诸侯国产生了显著的影响,是山西历史上的辉煌时期和华彩篇章。它挺身在春秋历史的舞台,纵横捭阖,号令诸侯,在长期的发展变革中形成了独特的品质,发展出光辉璀璨的晋文化。

    考古资料表明,曲村——天马一带正是晋国在西周时期的都城所在地。上世纪90年代,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和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在曲村——天马遗址的核心区域发现了晋侯墓地,从而揭开了我国晋文化考古的崭新一页。晋侯墓地的考古发掘成果,在1992年和1993年连续两年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2001年又被评为“中国20世纪一百项考古大发现”之一,其考古价值和文化价值不言而喻。

    依托曲村——天马遗址而兴建的晋国博物馆,是山西省首座专题性遗址博物馆,也是全国唯一一座完整展示晋文化的平台,于2014年国庆节正式对外开放。展厅面积共8985平方米,分为晋国历史文化展厅、曲村——天马遗址发掘史展厅和晋侯墓地遗址陈列厅三大展厅。另外,该馆还在展厅外围设计了东西文化墙、石牌坊、“晋魂”群雕、嘉禾台等文化景观,与主体展览相得益彰,营造了浓厚的晋文化氛围。

    以晋文化的宣扬为主线,将晋国六百年辉煌历程和三千载的文化传承浓缩于陈展中,并以具有时代特征的表达手段呈现给今天的观众,是晋国博物馆展览设计的着眼点。其基本陈列“唐风晋韵——晋国历史文化及晋侯墓地遗址展”荣获第十二届全国十大陈列展览优胜奖。通过这一基本陈列,晋国博物馆着力为公众讲好以下两个故事:

    一是晋国史和晋人的故事。晋国,从肇始的桐叶封弟开始,到韩、赵、魏三家分晋,从美丽的传说到真实的历史事件,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伯国到侯国、到公国,展开了一幕幕生动真实、跌宕起伏的历史画卷。一次次迁移变址,一回回内乱外扰,一个个人物登台又消失,这不仅是我国两周诸侯邦国兴衰存亡的典型写照,也是这个时期我国历史从统一、动乱、分裂,再到整合一统的缩影。它的进程,不仅影响着晋国的兴亡,也影响了中国历史的进程。晋国史上一些典型的人物形象,不仅是晋国的,也是中国的。历史文化展厅通过晋侯墓地出土的各类珍贵文物、图文并茂的展板内容、雕塑场景,展现了晋国由叔虞封唐、燮父改晋、文侯勤王、献公拓疆、文公称霸、六卿专政至三家分晋这由兴至衰长达660余年的风云历程。

    鸟尊、兔尊、晋侯稣鼎、龙耳人足方盒,这些精美的青铜器,让人们惊叹于3000年前的晋人就有如此精湛的青铜铸造技术。

    玉龙人、玉蚕、玉组配、玉柄形饰,这些琢工精良、工艺精湛的玉器,将璀璨的晋国玉文化呈现在世人面前。 而编钟、编磬,又是晋国礼乐之邦的真实写照。

    晋侯墓地遗址陈列厅选取了具有代表性的四组晋侯及夫人墓葬和三座车马坑予以展示,呈现给观众一幅两周时期邦国王侯墓葬的全景图画。其中,一号车马坑陪葬车辆48辆、至少105匹马,是目前全国发现的西周时期规模最大、陪葬车辆最多的车马坑。这个庞大车马战阵的统帅,就是晋国的第七代国君——晋献侯稣。

    在晋献侯的墓中,还出土了被誉为中华珍宝的晋侯稣编钟。编钟上镌刻的长达355字铭文的征战记载,又把我们带回到那个车马轰鸣、剑戈生辉的远古壮景之中。陪祀车马坑是西周车马殉葬制度的集中体现,也说明了墓主人身份的尊贵和晋国国力的强盛。

    另一个是晋侯墓地考古人的故事。曲村——天马遗址文化积淀丰厚,这里有新石器时期的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夏文化、两周文化以及战国至清代文化遗存,可以说,这里展现的是一幅中华文明发祥史及其源流的历史画卷,其中晋文化遗存最为丰厚。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以北京大学和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为主、600余人次参加的联合考古队在曲村——天马遗址先后进行了十余次的考古发掘,风风雨雨,历尽艰辛,发掘了大量的墓葬、都城、作坊、房屋等遗迹。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我国考古工作者又对该遗址的核心区域——晋侯墓地展开了系统的考古发掘,从而揭开了一部被历史尘封了3000年的“地书”。考古人员在此共发掘出土了九组十九座晋侯及夫人墓葬,墓主人包括晋国第一代国君燮父至第九代国君晋文侯,时代从西周早期到春秋早期,清理出了青铜、玉、石、贝、金、陶等各类器物一万两千余件,出土的青铜器上还刻有6位晋侯的名字。晋侯墓地的考古发掘成果,确切无疑地证实,曲沃及其周边地区就是晋国的始封地和早期都城所在地,是晋国宗庙社稷之所在。湮没千年的晋国早期都城之谜随着墓葬的逐步发掘而得以揭开,三晋大地历史的源头与文化的血脉也自此清晰起来。1996年,曲村——天马遗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一时成为我国考古学界的一件盛事。自司马迁以来两千余载的文化官司有了定论,诸多迷团迎刃而解,大白于天下。

    三千年岁月峥嵘,古晋国已成为尘埃,深埋于地下。历史给了我们一个机遇,让我们得以在三千年后的今天一窥古人风貌,再现那段金戈铁马、鼓角争鸣的历史,而为我们揭开这层神秘面纱的就是兢兢业业、奋战于田野荒原的考古学家们。晋国博物馆发掘史展廊,用实物、图片和场景复原等方式,向大家展示了曲村——天马遗址的发现和发掘的过程,讲述了以邹衡、李伯谦、吉琨璋等为代表的三代考古人长达半个世纪的考古历程,再现了那段艰辛的探索之路。他们面对盗墓者的威胁意志不动摇;逢年过节时坚守阵地,有家不回;刮风下雨,阻挡不了考古人员的热情;地陷蚊虫,吓不退考古人员的脚步。从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晋文化在新时代的再生。

    曲村——天马遗址的发掘培养了诸多的考古学家,当年从这里走出的北大考古系学生现在大都分布在全国的文博系统,并成为了行业骨干、专家学者。可以说,曲村——天马遗址是我国新一代考古学家的摇篮。这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无论是做商周考古研究、晋文化研究的学者,还是大学讲堂、教科书,都会浓墨重彩地提到曲村,这里丰富的文化遗存和考古史料为考古发掘、史学研究、社会教育提供了良好的场所和教材,是考古的圣地、精神的家园。

    曲村——天马遗址的考古发掘和晋国博物馆的建立,一方面使得三千年前的文化遗产得以传承,让我们可以在今天见证那段历史,感受灿烂的古代文明;另一方面,使晋文化的传播有了坚实的平台。数千年来,晋文化以其生生不息的力量推动着山西文明乃至中华文明的进程。时至今日,晋文化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感召力,并随着时代的发展而被赋予了新的内容,那就是团结奋进、兼容并蓄、开拓进取的精神,这是先祖赐给我们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财富,是我们今天仍然需要借重和依托的力量源泉。

分享到:

上一篇:李家大院:商道酬善

下一篇: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