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撩开面纱看晋祠

2008年03月11日
文章来源: 山西日报
点击量: 4536

    晋祠是我国三大古典建筑群之一。比北京故宫,晋祠的周柏隋槐宋大殿有更长久的历史;比曲阜孔庙,晋祠见证了更为惊心动魄的中国历史。几乎历次改朝换代,都在晋祠留下印记。中华文化传承与自然演变,都在晋祠留有磨痕。从这座唐宋之际已经繁荣鼎盛的园林考察三晋历史文化,是一般园林旅游远远不能比拟的文化探索。那么,晋祠到底隐藏了什么文化信息呢?

    北方园林

    晋祠属古代的晋国。《周礼》记载“求福曰祷,得求曰祠”。可见,晋祠是古晋国祈求洪福、获得保佑之所,是我国最古老的祠堂建筑群。它有着古老的山水结构特征,一派北方古典园林景致,却也颇具江南园林风韵,历代都被誉为“三晋第一名胜”。

    晋祠东北方向有古晋阳城,因山南、水北为阳,晋阳城在晋水以北因此得名。晋祠古建筑群整体呈现出唐宋风格的散点式布局,依山傍水、错落有致,亭桥点缀,泉水环绕,一派北方园林雄浑壮阔,自然流畅的风韵。清末维新人士梁启超之子、建筑学家梁思成为此评价“晋祠又像庙观院落,又像华丽的宫苑,全部兼有开敞堂皇的局面和曲折深邃的雅趣,大殿楼阁在古树婆娑池流映带之间,实像个放大的私家园亭。”

    晋祠占地十公顷,有祠堂,殿宇、寺庙、道观等各类古建筑近百座,宋、金、元、明、清代代不绝,殿、堂、亭、台、楼、阁、桥、榭样样俱全,堪称古建筑博物馆。

    整体格局惟中心轴线建筑最具特色。越过牌楼、三桥进正门,经水镜台、会仙桥、金人台、对越坊、钟鼓楼、献殿、鱼沼飞梁到圣母殿,晋祠主体建筑排在一条轴线。按几乎所有的晋祠文献资料,这条中轴线都记载为贯穿东、西方向,这使我们在阐述晋祠方位时,也不得不沿用相同的方向称谓以保持统一。但经罗盘测量,实际为准确的东南与西北走向。

    古代风水家认为,“地脉之行止起伏曰龙”,系舟山为龙角,悬瓮山为龙身,天龙山为龙尾,晋阳正当蟠龙中心,是“藏风”“聚气”的宝地,龙气所出。晋阳称“龙城”,一定意义上与此有关。

    到晋祠沿着流水,就能找到晋水源头——难老泉、善利泉和鱼沼泉。难老泉喷涌而出,如白练飞展,聚散不定,飞湍流急,泻入百尺清潭,激起万千水花,晶莹透彻,长流不息。

    远古直至春秋时期,晋祠东面都是大片晋泽,晋祠东门口的地名是“大泊堰”,即湖泊的边沿。晋祠泉水从悬瓮山喷涌而出,注入晋阳湖,滔滔汾水与晋泽擦肩而过,洪水频频发生,故有汾神台骀,是三皇五帝时代太原地区的治水领袖。《左传》记载:“金天氏有裔,子曰味,为元冥师,生台骀,能业其官,宣汾洮,障大泽,以处太原,帝用嘉之,封诸汾川”。其祭祀场所就是圣母殿南的台骀神庙。因此,晋祠山水园林,非苏州园林小巧精致的雕琢风格,它是燕赵之风所以产生之雄浑壮阔的北国疆域所特有的名山大河之造化。

    古建三绝

    人说晋祠有三绝:宋塑、周柏、难老泉。但梁思成的弟子、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生导师郭黛姮教授说来,晋祠单说古建筑就不止三绝。晋祠的圣母殿,建于北宋初年,代表了宋代建筑的典型风格,具有很高的技术含量。《营造法式》是我国宋代的建筑规范,它概括了唐宋元时期的建筑特点,但符合此规范的,我国现存仅有晋祠圣母殿。

    宋代大殿有一圈檐下周围廊,古称副阶周匝。它正面檐下的部分是传统的祭祀场所,极为宽敞,面积不下于一个篮球场,现代建筑师难出如此创意。

    宋代建筑的艺术风格与唐朝不同,唐朝建筑宏伟壮丽,展示着唐朝繁荣鼎盛的时代风貌。宋代建筑的屋檐和屋脊都是微微翘起的曲线,建筑上蕴涵了柔和绚丽的婉约风格。为此,宋代屋檐的角都伸出去很远,要靠一个角梁来承托。《营造法式》描写的角梁很短,屋顶重量压下来似乎应该压翻,梁思成画《营造法式》图时百思不解,特意在图上留下几个问号。1995年圣母殿维修时才发现,上面有一个构件压住了角梁,力学结构极为巧妙,技术含量极高。

    最不可思议的,是圣母殿所有的立柱下部与柱础之间,都是榫卯连接。即立柱底部中间碗口大的凸起,与柱础凹陷吻合,这么一扣,柱子上边也与各种木构件那么一插,整个大殿就像一堆接插摆放的积木,不用一根铁钉,一座雄伟的建筑就落成了。由于建筑整体属木结构柔性连接,遇到地震,木构件衔接处会吸收地震应力,咯咯吱吱到处响动却难以散落,反而比现代钢筋水泥刚性结构稍有地震就碎裂更具抗震性。如果哪根柱子坏了,不动整体结构,局部临时支撑就能单独更换。

    圣母殿前廊柱子上的盘龙,是我国古代唯一保留下来的木雕盘龙,是完全的立体造型,这使我们今天还能全方位观察古人对龙的超凡想象。八条盘龙各有名称,中间两条展翅欲飞的是应龙,两边分别是蟠龙,没有鳞的蛟龙和没有角的螭龙。龙的雕刻如此讲究,完全保留古老中华文化的印记。《营造法式》里规范的木雕盘龙,又是仅存晋祠圣母殿一处。

    1995年,由于地下水流量变化对大殿结构的影响,圣母殿进行了维修,其间发现了基础下埋藏的圣母殿前身之大殿门槛石、门墩石和几层砖垒的基础,直接证明了晋祠正殿更为久远的历史。由此印证1500年前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记载“沼西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水侧有凉堂,结飞梁于水上……于晋川之中最为胜处”之名不虚。

    大殿对面是摆放供品的献殿。古人认为,神像面前如果没有献殿,就无法表达尊敬和诚意。这座金代建筑全木结构,木柱支撑殿顶,四面用木栅栏分隔内外,像个秀丽的凉亭,既有殿堂的宏伟,又有凉亭的通畅豁达,在我国独一无二。梁思成评价其“颇为灵巧豪放”。每年一度晋祠庙会由此进献祭祀供品,由其四面通风可经久不腐。献殿与鱼沼飞梁、圣母殿同为国宝建筑,合称晋祠古建三绝。

    鱼沼波澜

    殿前池沼,格局独到,它是何所由来呢?

    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这样记载:“昔智伯遏晋水以灌晋阳,后人踵其遗迹,蓄以为沼。沼西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即春秋末期,晋国四卿之智伯联合韩、魏围攻赵家,为了积蓄泉水,智伯挖掘池塘和渠道引晋水灌赵家于晋阳。战争结果出人预料,赵家反而暗中联合韩、魏灭了智伯,形成了三家分晋的局面。从此,山西省又别称 “三晋”。失国的晋君后来到晋东南一处居住,得名晋城。

    后来赵、韩、魏三家同时上奏周天子请封诸侯。周王室那时已经衰微,收到贵重礼物,居然一一批准封侯。从此春秋五霸秦、晋、齐、楚、燕,变为战国七雄秦、齐、楚、燕、赵、韩、魏。从此春秋结束,战国开始。春秋与战国的历史分界线,居然就在与晋祠直接关连的三家分晋事件,鱼沼与智伯渠就是见证。

    鱼沼最初开凿属军事工程,后人利用遗迹蓄为沼,有效地集聚了鱼沼泉水,成为晋祠一景。《水经注》对其位置“沼西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水侧有凉堂”“结飞梁于水上”描述简洁详尽。

    智伯渠因晋阳城而开掘,本意为灭晋阳。太原市古时北人称大卤,皆因晋阳城毗临汾河,水苦咸不便饮用。战国以后历代为解决晋阳城军民吃水,都转而利用智伯渠引晋水为晋阳城供水,唐代还在汾河上架设引水渠将晋水引向晋阳东城。至宋代初,宋太宗赵光义为灭北汉,再引智伯渠水灌晋阳。晋阳城毁之后,智伯渠才开始衰落,它的兴衰始终与晋阳城的命运息息相关。

    有感于三家分晋那样的社会变革,宋朝司马光认为属僭越、犯上作乱。周天子不仅没有谴责、处分和讨伐,居然一一批准封侯,所以礼坏乐崩责任不在诸侯,而在周王室,是统治者自己造成礼坏乐崩。因此,司马光写《资治通鉴》,就以三家分晋开篇,以资统治者引史为鉴。

    古晋阳,沧桑演变为今日太原市。晋阳遗址依旧,鱼沼飞梁依旧,智伯渠依旧。

    周柏沧桑

    晋祠最古老的是周柏,称龙柏,可惜另一株凤柏在清道光年间被不肖子孙砍伐,几千年来,两株柏树合称“齐年古柏”,表示同年种植,天长地久。周柏虽皲裂斑驳,历经沧桑,却依旧树干挺直,枝叶常青,静卧一旁,如苍龙欲飞。明末清初第一书法家傅山亲笔为周柏题词“晋源之柏第一章”。

    周柏真是植于周朝吗?2002年3月,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园林研究所,以碳14交叉定点法测定周柏树龄,结果为2600-2990年,这个时间正是中国古代西周时期,同样树龄的古树现存另一株“长龄柏”。周柏是晋祠最古老的周朝遗物。

    与周柏同样古老的,是唐叔虞祠的故事。它记载于《魏书·地形志》《通志》《邑志》《元和志》等多种文献。姬虞是周武王的小儿子,当时排行依伯、仲、叔、季的顺序,他排行在后,据说出生时,掌纹是一个“虞”字,即称叔虞。他的哥哥继承了王位为周成王,当时年龄小,由周公摄政,协助执掌政权。正当周公去山西平息唐国叛乱的时候,有一天,周成王把梧桐叶子剪成玉圭的形状,对弟弟叔虞说:“把这个玉圭给你,封你去作唐国诸侯”,当时史官就请周成王选择吉日正式封侯。周成王说:“我与叔虞开玩笑”,史官却说:“君无戏言”,结果,周成王就真把叔虞封为唐国诸侯,人们也就改称叔虞为唐叔虞。这就是“剪桐封弟”。

    由此看来,唐叔虞是晋祠正宗,应该没有疑问了。但是,现在晋祠所见的唐叔虞祠坐北向南,处于晋祠中轴线主体建筑群北侧,在偏殿的位置。为什么唐叔虞祠不在正殿呢?

    谁家园亭

    晋祠正门内北侧,智伯渠围绕着一座小山,上面绿荫处的一座亭,在僻静处为游客备好了暂歇的去处。“亭”即是“停”,人们停下来,就会注意到亭上的匾额 “谁家园亭”。这似乎在提出一个疑问,这片园亭究竟属于谁?

    本来毋庸置疑的事似乎有了质疑,北魏《水经注》早已确指“沼西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那么,唐叔虞祠何以到了晋祠偏殿的位置呢?是晋祠的建筑格局有过变动吗?

    中国古建筑群的格局,一般不会轻易改动。这是因为古建筑都以我国传统的风水要求来规范。晋祠建筑的山水格局是:悬瓮山脚下圣母殿面对晋祠中轴线建筑,中轴线指向东(东南),是朝阳的方向。殿前正中央是鱼沼汇集的鱼沼泉水,左有善利泉,右有难老泉,左右对称,前后呼应,圣母殿位置是山水环抱的中央,符合左有流水,右有长道(晋水流出之水道),前有圩池(鱼沼),后有丘陵(悬瓮山)的“龙穴”标准。宋代是风水术昌盛时期,宋代建筑按晋祠山水地形设计,不可能有其它方案。即使建筑有修葺更替,总格局也不应改变。那么,唐叔虞祠何以迁到了偏殿呢?晋祠碑刻应该为我们提供一些线索。

    祭祖是晋祠传统最隆重的活动,以祭祖得到祖先神灵保佑。唐太宗李世民晚年来晋祠,就是一次祭祖还愿之行。因为当年李渊、李世民晋阳举旗,首先在晋祠剪除了朝廷的特派官员,“祷于祠下”,祭拜开创晋国之唐侯方誓师起兵,席卷千军,建立了大唐王朝。取国号“唐”,寓意起兵古唐地、得唐侯护佑。为此,李世民“御制御书”《晋祠铭》即《晋祠之铭并序》,颂扬了宗周政治和唐虞之治,阐述了治国之论和文治武功。特别是《晋祠铭》书法,被历代书家推崇为艺术珍品,李世民本人也很喜爱,曾以拓本作礼品赠新罗国国相。清代王佑评价其“平生书法王右军,鸾翔凤翥龙蛇绕,一时学士满瀛洲,虞褚欧柳俱拜倒”。

    按行家评价,“书止于晋,晋止于王,王止于行书,行书止于兰亭”。《兰亭序》已下世,而酷似《兰亭序》、能与其媲美的,惟晋祠贞观宝翰亭内《晋祠铭》书法,是我国现存最早的行书碑,稀世珍宝,郭沫若评价为“宋殿唐碑竞炜煌”。

    李世民对晋阳极为倚重,视为“王业所基,国之根本”,晋祠更是唐先祖庇佑之所在。《晋祠铭》中“惟神诞灵周室,降德酆都……启庆留名,剪桐颁土”,即明确《晋祠铭》为唐侯而作。

    宋太宗赵光义攻克晋阳、全国统一后,也效仿李世民,立一通歌功颂德的《新修晋祠铭并序碑》。但晋阳百姓对赵光义毁灭晋阳城切齿痛恨,暗中将碑凿刻至面目全非。晋祠庙会每年都在水镜台上演晋剧 《无字碑》,反复讲述这个故事。到清乾隆年,连碑也下落不明。而同在乾隆年,唐碑《晋祠铭》旁立起一通新刻的《晋祠铭》。仔细观摩,这通碑与唐碑规格、品位相同,碑额、碑座之风化程度都与唐碑接近,惟碑体一新,宽度厚度却窄了、薄了许多,因此镶嵌在碑额、碑座上留下明显的空隙,破绽极为明显,难以掩饰。如果利用原来的碑额碑座另寻碑石,一定会按尺寸打造,严丝合缝。眼看着这些破绽,想是清朝文人儒生对赵光义毁晋阳城耿耿于怀,暗中打磨抛光了字迹,利用了宋碑石料。有感于此,陈毅元帅作诗:“世民立碑颂统一,光义于此灭北汉”。

    唐宋两碑都说明唐叔祠是正殿,而元至元四年《重修汾东王庙记》的“迨天圣后,又复建女郎祠于水源之西,东向”,记载已有另外的建筑建于正殿位置,那么唐叔虞祠堂显然已经迁移,而且是在宋碑落成的太平兴国九年至“天圣后”这个期间迁移,这个期间跨越了十一个年号,几十年时间。1995年维修圣母殿时,发现基础下掩盖的宋代以前的大殿基础和门槛石,准确地说明唐叔祠迁移确有其事。

    圣母悬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一个重要的线索来自鱼沼水下。1953年维修鱼沼飞梁时,发现两块支撑飞梁立柱的底座,是同一块金泰和八年石碑上凿下来的两个残片,碑上清楚地刻着 “旧制唐叔祠于其南向,至宋天圣中改封汾东王”。按“旧制”两字推断,“天圣中”这次封号以前,唐叔虞祠早已在朝南的位置重新建造完成。

    碑文接着写道“又复建水郎祠于其西,至熙宁中,加昭济圣母,今圣母殿是也”,这就证明,唐叔虞祠建造完成若干年后,到天圣年间,在唐叔虞祠西原先正殿的位置,重建了正殿,塑造了圣母像。又过了五十年左右,正式加封昭济圣母。

    金朝在北宋后不远,这个碑文将迁址重建唐叔虞祠、正殿原址建圣母殿一事记载的较为详尽,但其中原委仍是一个谜。

    小店区有两位成天钻在古书堆里的老先生袁汉城和王剑霓,都已年逾古稀,根据他们的研究发现,我们在宋朝宫廷档案《宋会要辑稿》中,找到两封有关晋祠的重要诏书,一封记载“真宗大中祥符四年四月诏:平晋县唐叔虞祠,庙宇摧圮,池沼湮塞……宜令本州完葺”。另一封于六年后“天禧元年又诏:(叔虞祠)每岁施利钱物委官监掌。其银铜真珠并以输官,自馀估值出市,以备修庙供神之用”。

    这是一个惊人的发现,赵光义攻克并烧毁晋阳城三十二年后,建造落成二十七年的唐叔虞祠被意外地“摧圮”,以致散落物将“池沼”即鱼沼“湮塞”。以能够“湮塞”鱼沼所需填充物的量推断,只能是唐叔虞祠被摧圮轰然倒地。天禧元年的诏书又证明了这次灾难造成的损失极为巨大,诏令当地妥善解决修庙资金。

    这显然是一次极为巨大的灾难,什么力量能够“摧圮”这座规模巨大的木构建筑呢?圣母殿南墙根罗洪先的碑上对此透露了重要线索。碑文只有四句,“悬瓮山中一脉清,龙蟠虎伏隐真明,水飘火劫山移步,五十年来帝母临”。我们可从中猜其大意:与悬瓮山有关的事是“一脉清”的,由于“龙蟠虎伏”,即政权势力的原因只能隐去真相;“水飘火劫”即赵光义烧毁后又放水冲刷晋阳城,“山移步”则特指悬瓮山滑坡造成的灾难;灾难发生五十年之际“帝母临”。

    如此看来,晋阳城“水飘火劫”后五十年内,发生过“山移步”即悬瓮山滑坡,这与大中祥符四年的诏书内容联系起来,就能相互印证。显然是一次悬瓮山滑坡摧圮了唐叔虞祠,而滑坡的时间即大中祥符四年。

    罗洪先是明嘉靖八年的翰林院撰修、宰相严嵩的儿女亲家,官场失意后曾来晋祠,在晋祠会仙桥遇到一位美貌女子,女子回避,罗紧追至悬瓮山下,遇到“山移步”,罗以为是仙女作法,“会仙桥”由此得名,故事也流传至今。以罗洪先的官场背景与文化素养,他的故事极有价值,我们能够从中解读一个有效信息,即罗洪先也遇到一次悬瓮山滑坡。而题诗记载的正殿建造时间,即晋阳城毁灭恰好五十年之际 “帝母临”,屈指算来,建正殿时间就是天圣六年,正合“天圣中”之记载。

    据统计,至罗洪先题诗之前,晋祠至少遭遇六次大地震,其中一次损毁了晋祠附近的惠明寺舍利塔,碑铭记载“咸平二年三月壬戌,大震电风,寺塔灾。六年,朝廷遣内侍王守真等发诸州兵一千三百人修之。景德三年七月塔成”。这次地震与摧圮唐叔虞祠是不是同一次呢?

    咸平二年地震摧毁惠明寺塔,与大中祥符四年摧圮唐叔虞祠间隔七年,而且前一次官兵出动一千三百人,三年才修成。如果是同一次,朝廷应该及时下诏,也应该首先修建唐叔虞祠。因此,摧圮唐叔虞祠的显然不是那次地震。

    悬瓮山山势陡峭,山下有大流量泉水,还有遍布石钟乳的岩洞,水脉充沛,地震造成滑坡的可能性就很大。甚至没有地震、暴雨等因素也会造成山体滑坡。这是因为山坡上的土层受到雨水与地下水的渗入,使其与下面的坡面岩石附着力降低,沿着倾斜面滑动。古时的滑坡就称作“山移步”。鉴于晋祠背后的悬瓮山常有“山移步”出现,紧靠晋祠晋溪书院南面的一处园就称作“留山园”,亭称“留山亭”,湖称“留山湖”,寓意避免“山移步”,把山留住。摧圮唐叔虞祠的,很可能就是最剧烈的一次“山移步”。

    与此直接相关的是周柏之谜。周柏为什么斜在圣母殿北边,几乎要靠到大殿的重檐上?据宋碑记载,当时“古柏阴森”,显然很茂密,完全没有倒卧的描述。按说树木即便枯死也不会倒卧,何况至今周柏还颇有生气,那就只能是外力因素导致的结果。既然正殿有过一次因后山滑坡摧圮后轰然倒地的巨大灾难,相距仅十几米的周柏就难免不被波及。泥石流滚滚而来冲击树根,树身自然只能倒向泥石流冲击的方向,恰是现在周柏倒卧的正殿方向,这很难解释为其它原因。

    正殿两边与周柏对称的南边位置是否还应该有一株相同的周柏呢?因没有任何描述在那一边位置的周柏记载,我们无法判断。但民国时期那边却有一株古树倾斜生长在鱼沼靠正殿的池壁上,看看梁思成夫人林徽因的著作关于晋祠一段所附照片就一目了然。再看《水经注》对晋祠的记载,最初规范的园林建造,应该不会在精心构建的旷世景观鱼沼池壁上,留下如此煞风景的一株歪长的树。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株可能曾与现存周柏对称位置上的古树,甚至可能也是一株周柏,在同一次泥石流冲击后成此惨状,因其为古建园林原物,故此保留直至20世纪三四十年代。这个解读如果准确,甚至可能因有对称的周柏,正殿的历史会直接推至周朝。

分享到:

上一篇:山西平遥:双林寺彩塑千年长河放异彩

下一篇:全国十大历史文化名镇——走近山西静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