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绝奇的佛母洞

2007年12月06日
文章来源: 山西日报
点击量: 3909

    佛母洞是位于佛教圣地五台山南台锦绣峰山麓的一个不知什么年代天地造化形成的天然石灰岩洞。由于其造型绝奇,酷似人的腹腔,加上钻入钻出可得重新转世之传说,便成了五台山的一处声名远扬、极富神秘色彩的灵迹之一,千百年来一直是众多来山朝圣者心仪已久和到五台山必定朝拜的地方。

    这是个天空晴朗的下午,3点多钟,我们一行从五台山景区腹地的台怀镇中心区出发,顺清水河行约10公里,转而向西,经谷口的白云寺行了约1公里左右后,我们在一山跟前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曲折蜿蜒、由低渐高的青石条铺设台阶的“正觉路”,就在我们拾阶而上之际,刚才还是蔚蓝的天空,随着几朵云彩的飘来,骤然变得阴沉了起来,紧接着,洒下了蒙蒙细雨,难怪多年来人们常说:“五台山,真神奇,天气一天变三变。”

    我们在淅淅沥沥的雨中行了不一会儿,碎雨便随着云彩飘移而去了。云走雨跑,天空、太阳不仅依旧,仿佛比雨前天更蓝、太阳更金灿了。只是在雨前顺着宛如一条飘逸游龙般的台阶瞻望,远处依稀可见,矗立在将近山顶的佛母洞的红院墙,被山中腾腾的蒙蒙雾霭裹了个严实。而眼前万木葱茏,山花烂漫,山野树木静静地闪着一层亮亮的茧,两侧山上的油松林、落叶松林、桦树林和杨树林堆染着浓绿,林中还不时地随着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或单、或双、或群地飞出飞入各种小鸟。此等鸟语花香、林木参天、云雾缭绕的景象,加之沁人心脾的空气和“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佛母妙处,使人顿然似羽化登仙……无怪乎,名冠金元的大诗人元好问用 “山云吞吐翠微中,淡绿深青一万重。此景只应天上有,岂知身在妙高峰”的诗句来描绘这种佳境。

    我们一行边走边拍摄这美不胜收的景象,不知不觉之间,“正觉路”上的1500多个台阶被一阶阶甩在身后,山中的雾纱也悄然地飘去,登到台阶顶端,在一座耸立如屏风般的山崖上的岩壁前有一面宽三间的殿堂,殿前出廊的柱子上挂着一副木刻黑底金字的楹联:身似菩提,悟彻乾坤,无欲则净自成佛;心如大地,慈怀天下,腹中藏有渡人船。

    穿殿而过便是佛母洞了。据《清凉山志》卷二载:“千佛洞台东北崖畔。嘉靖未,道方者夜游至此,见神灯万点,既出旋入。方随入,见玉佛像森列其中,穹窿深迥。进里许,黯然闻波涛,悚怖不能出。念观音名,愿造像,忽见一灯,寻光得出。乃造石佛于洞口。”

    不久,道方和尚又在洞口外建寺,因其夜中见洞中数不清的玉佛,白天目睹内洞状如腹腔。据佛教传说,在公元前六世纪中叶,古印度北部的迦毗罗卫国,雄才睿智的国王净饭王娶了美丽无比的摩耶。然而婚后数年,却未有子嗣。一个春夜,摩耶王后睡梦中见一头大白象从空中向她走来,从右肋下进入她的腹中。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摩耶夫人临分娩前,按照当时风俗,回娘家天臂城待产。途经蓝毗尼花园时,只见园中一棵名为波罗义(无忧树)的大树,枝条柔软低垂。摩耶夫人即举右手抚摩树枝,不料太子却从她的右肋脱胎而出。7天后,摩耶夫人去世。后来,王子成为了创立佛教的佛祖“释迦牟尼”,其母摩耶夫人也就被尊为了佛母。而五台山的这个溶洞与释迦牟尼诞生的情形十分吻合,洞腔为人体内形,右侧乳白色脊椎骨、肋骨形样、石色,说明洞口恰好处于右肋区域,这与传说中的白象从右肋下入胎,太子右肋下诞生完全巧合,恰似摩耶夫人诞生释迦牟尼的灵迹再现。故建的寺取名“千佛寺”,洞则名曰“佛母洞”,并建立了道场。现道方和尚请石匠雕刻的四尊佛像仍供奉在外洞口。

    佛母洞分为外洞和内洞。外洞宽大,洞口敞开,高约3米,宽约1米半多,深约16米,进深幽暗,由外而里渐渐收缩,在尽头的左面有一小口通入内洞,洞口距地面约半米左右,扁圆狭窄,虽弯曲,但成管状,内洞里面暗淡的灯光告诉我们只容1人入内也须斜向上延升1米左右。正在我们思量着如何钻进去之际……

    “阿弥陀佛,请各位取下携带的手表、手机、钥匙等硬物……”我们闻声一看,眼前说话的是一位30多岁的年轻僧人。

    我是军人出身,做什么总是唯恐落后。于是,我第一个开始照着师傅的点化入洞,左手在头下方,右手在头上方,双臂伸直,紧贴头部两侧,身体半侧,头、手先进,随后双脚蹬地发力,右腿略微提起时,左腿继续使劲给身体以反推力,同时腰部尽力蠕动前伸,当伸直的双手够着入口边沿时,胳膊肘抵着洞壁往开撑,拉着身躯蠕动前伸。由于同行在洞外手托着我的脚给予助推力,所以虽身高但不胖的我很快顺利地钻入了内洞。入得洞内,定目一看,这葫芦状的洞腔,构造非常奇特,可容纳五六人的洞腔内有石乳及石笋,洞壁石色斑驳,形状凸凹,状如人体脊椎、肋骨、心肝五脏的石乳、石笋在暗淡的灯光中更是形象逼真……

    待我们一行人依次投入佛母胎中重生之后。师傅可能是根据我们带的摄像器材判断,于是,和善而礼貌地问道:“请问您们是哪个电视台的?”

    当师傅听了我对客人的介绍后,双手合十说:“我是本寺的住持悲月,如果方便的话,请各位到客堂小坐。”我们本来就打算在拍摄之际抽空找寺院的住持交流交流,悲月法师的邀请正中我们的下怀。

    在客堂里,我们边品着香茗,边与悲月法师探讨着佛教的昨天、今天和未来。在交谈之中,我们对这位15岁初中毕业出家,后又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宗教研修班进修过的,学识丰富,谈吐机智幽默,对佛教有精辟论述的年轻住持,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分享到:

上一篇:全国十大历史文化名镇——走近山西静升

下一篇:沉睡在地下的六朝古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