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几件往事回忆录

2006年01月09日
文章来源: 林卫国
作者: 陈沫
点击量: 8935

(一)

    广大的海外华侨、华人和归侨侨眷是热爱祖国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伟大力量。1919年,我的父亲因家庭贫困,生活困难,带领全家离开家乡——福建省永春县,到马来亚去劳动谋生。记得在1923年至1938年,我在马来亚吉隆坡尊孔学校中小学读书期间,由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我东北三省,横行霸道,到处烧杀抢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人民遭殃,家破人亡,生灵涂炭,惨不忍睹,激起我国广大军民,包括我广大海外侨胞、华人的义愤,纷纷起来抗日救亡,英勇斗争,踊跃捐资捐物,援助我国军民抗击日本侵略军。抵制日货,给予日本对外贸易以重大打击和损失。利用各种场合和方式,宣传爱国主义思想,唤起华侨、华人抗日救亡的热忱和对日寇的仇恨。我记得曾数次参与了当地华侨、华人召开的群众集会,深受爱国主义、抗日救亡的思想教育,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暴行,妄想灭亡全中国,深恶痛绝。许多青少年华侨还离开家庭,离别父母和亲人,回到祖国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和斗争。这些事实对我的教育很深刻。我深感事实有力地证明,广大的华侨、华人同祖国人民是一条心,一条抗日救亡热爱祖国的心,是一支抗击日寇侵略我国积极保卫祖国的重要力量。

(二)

    为了提高我自己的文化知识和为祖国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在1933年夏天,我离家回到祖国读书。从1933年到1938年,我先后在厦门的一个高中和上海暨南大学、广西桂林广西大学读书。在这期间,日本帝国主义野心比天还大,妄想鲸吞全中国,妄想灭亡全中国,悍然发动“卢沟桥事变”,发动全面的野蛮的侵略战争,妄想把中国人民变成他们的奴隶,妄想将中国变成他们的屠场,任他们杀,任他们抢。我亲眼看到日寇飞机狂轰烂炸,我就学的暨南大学的许多建筑物都被炸垮了,炸成断垣残壁,还炸死了我校的师生和周围居民。我还亲眼看到日寇的飞机在上海市中心狂轰烂炸,炸毁了我公交汽车、有轨电车、商店和民居,炸死炸伤许多市民,炸得血肉乱飞,惨不忍睹,激起了我的极大义愤和仇恨。在这国难当头、国家危难之际,中国共产党抗日救亡的伟大号召,建立民族抗日救亡统一战线的主张,开展爱国主义的国防教育……等一系列举措,是非常正确的,非常英明的。我深感国家兴亡,人人有责,深感中国共产党的正确、英明和伟大。我们有几位归侨学生常在一起交谈,一致认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陕甘宁边区、革命圣地延安的国防教育办得最好,抗日救亡的空气最浓,革命的浪潮最高涨。大家一致心向延安,心向陕北,心向中国共产党。决心要到陕北延安去接受抗日救亡、爱国主义教育,积极去参加伟大的抗日救亡斗争。1938年春,我们中有几位归侨学生捷足先登,先到了陕北延安。同年8月,我和另外一位归侨学生罗浪(罗南传)同志相约同行前往陕北延安。中途在武汉,正好遇上陈敏(陈日雪)同志从马来亚带来的八位华侨学生,于是十人遂结队同行到陕北公学分校学习。校长是成仿吾,副校长罗迈(李维汉)是分校的校长。在这革命熔炉学习和锻炼。数月后毕业。我们服从分配,先后分到晋西北、晋东南、晋察冀边区工作。这些地区是日寇侵略军的后方,是敌人占领的心腹地区。但却是我们八路军和边区人民的抗日根据地。

(三)

    到敌人的后方去。1939年夏天,中央决定将陕北公学、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安吴堡战时青年训练班、延安工人学校等4个学校的师生1500多人,迁到敌占区去办学,合并后成立华北联合大学。目的是开展国防教育,训练培养抗日骨干,学习革命理论,培养革命品质,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坚决铲除敌伪政权,坚持反“扫荡”,打击、消灭日伪军,驱逐日寇出我国土,解放全中国。

    1939年7月12日,华北联大从延安出发,与抗日军政大学同行,向晋冀鲁豫边区进军。中央决定抗大和联大两校合并为一个纵队,番号为“第五纵队”。军政大学校长罗瑞卿任纵队司令兼政委,成仿吾为副司令员。华北联大是纵队的一个独立旅,校长成仿吾任旅长兼政委。中央派八路军120师358旅护送。旅长彭绍辉亲自指挥这次行动,派了两个主力团(刘忠团和赖星云714团)来掩护华北联大师生通过敌人的层层封锁线。8月16日,华北联大经盘塘、兴县黑峪口、府谷一带,渡过黄河,经山西兴县曹家坡、康宁镇、岚县、方山、娄烦,过汾河、云条山,通过120华里纵深的敌占区同蒲路封锁线。9月,经定襄、五台、孟县、杨兴、西烟、上社、下社、会田、平山,到达灵县陈庄。“背起背包行军,放下背包上课”(成仿吾提出的口号)。10月中旬,正式开课上学。

    这次长途行军,正如校歌所描写的“跨过祖国的万水千山,突破敌人的一层层封锁线”,雄赳赳气昂昂,英雄豪迈,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人人都欢欣鼓舞,笑逐颜开。真是值得骄傲、自豪、自尊。这是一次对年轻的莘莘学子进行革命意志的考验,是一次艰苦奋斗作风的培养和吃苦耐劳的锻炼。

    我在行军中,经过烈日酷暑、风吹雨打,确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较长期的艰难困苦生活的磨练。衣服破烂褴褛,身上和头发都长了许多虱子,肌肉骨骼到处辛酸,疼痛难受。但在全校师生员工的团结友爱、相互关爱、互相帮助、互相勉励和歌声嘹亮、紧张活泼的精神影响和鼓舞下,加上自己的自强不息的意志支持下,终于克服了千难万险,顺利地到达了目的地。

    在长途行军中,在休息闲谈时刻,同志们都乐呵呵笑哈哈地说:“这是我身上第一次长虱子!”“这是革命的虱子!”“这是锻炼了能吃苦耐劳的精神的表现!”这真是一幅乐观活泼的生活写照。这次长途行军中,有件事值得我永志不忘的是:因我衣服破烂,几乎衣不蔽体,我就向当时任校政治部主任张然和同志(老革命,老共产党员,印尼归侨)索要一套衣服穿用。张然和欣然俯允,慷慨给了我一套衣服穿。这种革命互助友爱精神,令我万分感激!永远不会忘记的!

(四)

    据统计,华北联大在抗日战争时期,在战火中坚持办学为抗日战争培养了近8000名干部,3000多名共产党员。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1939年12月,我在华北联大毕业后,经组织分配到八路军120师贺龙司令员领导下的部队工作。

    1940年初,由于革命形势发展需要,120师从晋察冀军区阜平县一带转移到晋绥边区。在晋绥军区,我随军作战期间,亲眼所见,耳闻所及,就是日寇穷凶极恶,横行霸道。他们到处奸淫妇女,狂轰烂炸,实行惨无人道的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

    我耳闻目染,深刻体会到:必须牢记这段悲惨的历史,这段为奴为仆的耻辱历史,这段任人宰割的历史。我们应该永远不要忘记千千万万英勇杀敌不幸光荣牺牲的我国军民和无辜被日寇杀害的平民百姓。特别是我亲眼所见的这些惨景,迄今思之,犹历历在目,印象深刻,永远不会忘记的。我也同样永远不会忘记同我们一起参加抗日救亡斗争而光荣献身的归侨陈鸿文(陈日庆)和曾焕琛(曾眷梯)两同志。

    我们要永远牢记: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我们今天这个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祖国,就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就没有光明灿烂的前途。让我们全国人民紧密地团结在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和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指导下,全心全意为搞好我们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社会主义建设而奋斗。这是我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60周年的重要感想。

    作者简介:

    陈沫(1918——)福建省永春人,马来西亚归侨。1938年8月至1939年12月在陕北公学、华北联大毕业。1939年9月参加中国共产党。1939年12月——1949年12月,在八路军120师、晋绥军区历任参谋、副官、科长、副处长、大队长、大队党委书记。1949年12月——1965年9月在四川省人民政府任科长、处长、办公厅副主任(其间, 1960年11月至1965年7月在中共中央党校研究生毕业)。1965年9月——1979年4月任对外友协办公室主任、对外文委“五七干校”学员、班长、排长、连长、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组长。1979年4月——1983年10月任我国驻缅甸大使馆政务参赞。1983年10月离休,正司级待遇。1956——1960年任成都市政协委员、归侨通讯联络组负责人。为全国侨联第一、二届委员。1985年,当选为外交部归国华侨联合会主席。

分享到:

下一篇: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