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劫后余生忆当年

2005年08月31日
文章来源: 闲云
作者: 闲云
点击量: 7253

--抗日战争亲历者陈新民老人专访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日子里,笔者专程采访了那场战争的亲历者——江苏省盱眙县退休老教师陈新民老人。老人原名陈登万,祖籍江苏涟水红窑镇,抗日战争爆发那年他只是个刚满10周岁的孩子。提起当年的情景,老人点燃一支香烟,袅绕的烟雾中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紧接着,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就踏上了苏北大平原,不久宁涟沿河通衢要塞涟水县城被日军占领。从此,江淮大地炮火纷飞,生灵涂炭,血雨腥风,暗无天日,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惶惶不可终日,朝不保夕,苦不堪言。灭绝人性的日本侵略者实行所谓的“三光”政策,到处奸淫俘掠,无恶不作。英勇的涟水人民面对凶残的日伪军,在地方党组织的号召下,纷纷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当时读小学五年级的陈新民已是区儿童团团长,他与小伙伴们一道积极深入乡村学校宣传抗日救国、募捐慰问、站岗放哨,为中国人民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然而,他四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也叫人闻所未闻不寒而栗。

    1939年夏天,麦子刚收完,鬼子就来陈新民所在的盐西区大金圩扫荡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日本鬼子残无人道,所以迅速四散奔逃。陈新民因为年龄小跑不动,只好随母亲躲在自家门前的水塘里避难。水塘里水草茂密芦苇成片,岸边还有成排的树木,以及一个个粮屯与草垛,故而陈家母子没被鬼子发现。然而,鬼子们没有善罢甘休,他们怀疑塘内有人,就用机枪往塘里胡乱扫射,有几颗子弹几乎贴着陈家母子的耳朵飞了过去。鬼子惟恐枪扫不尽,他们又丧心病狂地点燃了塘边的粮草、树木、以及房屋。刹那间,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大金圩的房屋粮草毁于一旦。

    肆虐的火焰把池塘里芦苇杂草烧焦了许多,沸腾的塘水汤得人几乎脱皮,许多烫死的鱼虾都浮上了水面。为了躲避天上纷纷落下的火苗,陈家母子只得用潮湿的河泥糊满头脸,然后咬牙坚持不敢吭声……就这么,他们总算死里逃生,躲过一劫。

    1941年中秋节前夕,陈新民和其他孩子一样,满心欢喜地盼望着早日吃到中秋月饼。可是,他的愿望没有实现,因为汉奸告密陈家藏有新四军伤员,于是日军便半夜悄悄地包围了陈家大院。就这么,年幼的陈新民刚从睡梦中醒来,就被小鬼子给捆了起来,并且吊在家院里的大槐树上。因为他拒不交代新四军伤员的下落,气得小鬼子哇哇乱叫,于是对他一顿毒打,直到他皮开肉绽昏死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新民终于醒了过来。他看到母亲正用棉球擦着自己脸上和身上的血迹。母亲一边流泪,一边不停地为自己祈祷。因为缺医少药,母亲只能按照民间土方熬些老鼠油替他涂抹伤口。就这么,年纪轻轻的陈新民躺在病床一个多月后,再次坚强地站了起来。至那以后,陈母逢人便说:小老巴子(因为他在家排行最小)的命时拣来的……

    1942年冬月20日晨,天刚蒙蒙亮,离大金圩不远处的灰墩据点日伪军又来扫荡了。因为遭遇抗日武装伏击,日伪军见势不妙,转头便跑。途径大金圩时,小鬼子见人就抓,见物就抢。人们惊慌失措四散奔逃,而陈新民则因人小跑不快又被鬼子抓住了。这回小鬼子竟想出了灭绝人性的办法来折磨他——把他用绳子吊在骑兵的马颈脖下拖着跑,且这一跑就跑出了一两里地。可怜陈新民被拖得棉衣稀烂,血肉模糊,最终不醒人事。后来鬼子以为他死了,这才割断绳索将他“弃尸荒野”……

    如果说陈新民老人上述三次死里逃身的经历已经叫人触目惊心,那么接下来的这次劫难则更是骇人听闻。1943年2月29日,天还没亮,枪声骤起,人们知道鬼子又进村了,于是大家再次四散奔逃。可是因为不知道鬼子从何处来(后来知道是三面包抄),乡亲们只能盲目乱跑。年幼的陈新民跟着一群大人稀里糊涂向前跑去。可是没跑多久,迎面正好遇到一大群鬼子兵。只见凶残的鬼子挥舞着刺刀冲向人群,一边呜哇乱叫,一边枪杀刀砍。一时间,大呼小叫,鬼哭狼嚎,天地变色,惨不忍睹。站在人群中的陈新民,眼看着跑在前面的乡亲们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之中,惊得他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忽然站在他前面的几个大人又被日本兵戳倒了,从他们身上喷出的鲜血溅湿了他全身,他也不知道鬼子的刺刀是不是已戳到了自己,双腿一软就昏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那些杀人狂魔终于走了。前来收尸的群众从死人堆里扒出了陈新民,原来他是被压在尸体下面才保住了性命。醒来的陈新民再次被眼前的凄惨景象惊呆了:真正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遇害群众更是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他们中有的已死,有的半死,有的肚皮被挑开,五腑六脏满地皆是;有的妇女被捅死,小孩竟还含着奶头……

    在这次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中,还有几位幸存者,比如老乡刘隆熙被捅了9刀;与陈新民同跑的朱学斌老师被捅了11刀,幸运的是他们后来都被人们救了过来。而同天遭殃的还有很多村庄,比如刘大园村竟被鬼子杀绝五户,仅刘增寿一家就被杀了28人。以此为照,整个盐西区被杀的无辜群众人数之多可想而知了。

    60年,弹指一挥间。岁月的长河流到今天,许多往事已随波逐流,许多记忆却逾久弥新。在60年前的那场战争中,九死一生的又何之陈新民老人一人?屠城惨案又何止发生在涟水一地?还记得平顶山惨案?还记得南京大屠杀?……和许多战争亲历者一样,陈新民老人表示抗战中这段特殊经历他早已铭刻在心,并且至死不忘。

    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在今天这个国泰民安的和平年代里,我们更要牢记60年前的那场给中国、乃至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带来惨重灾难的疯狂战争,我们要以史为鉴,居安思危,决不能让历史在我们美好的人间重演!

    作者简介:

    闲云,原名刘超,江苏省盱眙县侨联办公室,系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乡土作家协会理事。

分享到:

上一篇:峥嵘岁月民族魂

下一篇:落日(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