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落日(小说)

2005年08月24日
文章来源: 桑金行
作者: 桑金行
点击量: 9587

    当夕阳的余晖歪歪斜斜地撒落在这座贫瘠的小山上时,稀疏的草木也显得格外艳丽,象待嫁的新娘。绿树红花是她鲜艳的嫁衣,阳光是她头上尊贵傲人的金饰。这个时候的小山是静谧的,祥和的,丝毫没有战争的痕迹,就象八年前的每个傍晚一样。

    夕阳也似乎迷恋这眼前的“新娘”了,犹豫着迟迟不肯回家。有时不见了踪影,片刻间却又在一朵云后露出脸来,有时望过去时是半张脸,但揉下眼再望过去时,展现的却是满脸的灿烂,象和你捉迷藏,又象在扮鬼脸逗人玩。这样望着时,山田就感觉眼有些花,把目光收回来时,不经意间又落在身边的“膏药旗”上。那上面也有一轮鲜红的太阳,因为没有风,旗子无精打采地垂落着,那贴醒目的“膏药”若隐若现,正象西边的落日。

    山田闭上了眼。卢沟桥事变刚一爆发,他就奉命驻到这里,多年的戎马生涯让他疲惫不堪,如今他更感到前所未有的累,他多想休息一下,多想回到他久别的北海道的家里,与妻儿共进晚餐,然后倒进他那张舒适的大床,在那里睡上三天三夜呀。现在,他却无论如何也不敢睡,即便他的眼里早已布满血丝。要想在一个不是家的地方睡个好觉真是太难了,开始时是不习惯,后来变成了恐惧,再后来竟然变成绝望了。不敢睡觉是因为还有比困乏更让他倍受折磨的,那就是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国,还有没有生存的机会。

    山田从来是一个自信的人,这种自信让他少年时就在同伴中出类拔萃,一直到他成为帝国最优秀的军人,再成为一名统率百名士兵的中队长。可在他的感觉里,这种自信只在本土和“圣战”之初有过,后来,他就发现,不仅是自己,所有参加“圣战”的帝国军人,都是浮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只既没有帆也没有浆的小船,风和日丽的日子还没有生命之虞,一遇风浪必会船翻人亡。“中国人真是太可怕了!”他不禁又在心里嘟囔了一句。从上司频繁发来的电报中,他知道了盟军诺曼底登陆成功的消息,之后是柏林被攻克的消息,再以后就是,欧洲战场胜利了。山田闻到了一股强烈的海风的气息,他敏感地觉察到:他的小船已经时日不多了。

    山田再睁开眼时,夕阳已经落下去了,微风吹得树木“沙沙”作响,象是埋伏着千百名武工队员,他在猛然一惊后,匆匆退入山洞。此刻,山田明白,夜晚才是让他最担惊受怕的时刻,武工队队长李强随时都会带人突袭山洞,用驳壳枪击碎他的脑壳。现在,他唯一依仗的就是洞口那十几挺重型机枪了,武工队进攻时,这些物件完全可以组织火力封锁住洞口。然而这样的防守也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山洞的供给已经匮乏到了极点,缺吃少喝,仅能维持生命,与从前实行“三光”政策时已是天壤之别了。如果这样下去,再有十天,即使武工队不进攻,他们也都会被饿死渴死在这里。武工队长李强正是看中了这点,才采取了“困而不战”的策略。前些日子,山田曾挑选三名士兵趁黑夜出去寻找食物,可第二天一早,他们的尸体就被陈列在离山洞口不远的地方。这种情形就象他以前对付群众和武工队员,只是他的手法更“独到”一些,他把人挂起来后开膛破肚、挖眼割舌,最后还要泼上汽油焚烧……山田一想到自己当初的恶行,突然有了一种负罪感。

    正在山田绝望的时候,士兵又为他送来了上司的加急电报。山田起初还希望会有奇迹出现,可看着看着,他就放声大哭起来,随即又大笑不止,哭笑声响彻山洞。

    这天夜里,埋伏在小山周围的武工队员及附近村庄的村民都听到了来自山洞方向的哭骂声、机枪声、爆炸声……武工队长李强带人赶到这里时,在山洞里发现了46具日本士兵的尸体。山田也在其中,他剖腹自杀时,手里紧紧握着那张已被鲜血染得字迹不清的电报。

    太阳又升起来了,新的一天开始了。这一天,日本裕仁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这一天,举国上下,欢心鼓舞;这一天,是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

作者简历:

    桑金行,男,汉族,1974年11月出生,党员,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专业,山东省委党校法律本科专业。在学校学习与工作期间,持之以恒地坚持学习和写作,先后在《人民日报》、《人民法院报》、《大众日报》、《齐鲁晚报》、《山东法制报》、《德州日报》、《鲁北文学》等报刊发表消息、通讯、言论等新闻作品和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280篇、20万余字,作品在市级以上单位和新闻媒体征文中获奖20余次。

分享到:

上一篇:胜利之歌(组诗)

下一篇:论日本右翼的危害、表现及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