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忆海钩沉

2005年06月30日
文章来源: 潘金成
作者: 潘金成
点击量: 8109

--记66年前在马来亚槟榔屿参加欢送南洋机工回国服务团的片段

    1939年抗战处于敌我相持阶段。国土的东部、东南部口岸,有的沦陷,有的被完全封锁,所有对外联系仅存广九、滇越两条通道。

    1938年秋广州陷于敌蹄,广九线中断,港穗之间交通瘫痪。越年滇越线也受阻。国家对外获援的通道只剩西北一线,而国民政府当时主要依靠英美的援助,因此一个紧迫开通昆明至缅甸、打通从仰光出海的出路计划被提到议事日程。

    滇缅公路1941年竣工,1942年全线通车。自此从昆明到缅甸腊戍与缅甸首都仰光联结从仰光到印度洋出海口,从此抗战物资源源不断得以输入,而我国支援英美的矿产品等也循此出口,昆明对内地可与川贵及大西北联结成一块。

    公路的修建急需大量的汽车和司机及维修人员。当时急需数千名的司机和机工。国府向陈嘉庚先生呼吁,陈嘉庚先生发出拯救国难号召,广大华侨纷纷响应,于是就有从1939年起连续八、九批南侨机工回国服务团。1939年九月第一批由陆路南下集中于新加坡、槟城集中应募来自泰南吉打、玻璃市、吡叻人员,改由水路乘船与新加坡机工汇合。

    时光已过逝六十六载,那时十四岁的我只记得与钟灵铜乐队、口琴队参加一次欢送游行。记忆只留下片片断断痕迹,对参加活动,能回忆起来的也仅仅下面的情况:

    一、学校口琴队曰百人口琴队,实际活动的只有40—50人。我是寄宿生,同舍的学长四、五人是基本队员,(有的是组织者)在他们引荐下参加口琴队。我从十岁起就爱吹口琴,到钟灵时口琴已很熟练。掌握的曲子不少,较复杂的广东乐曲小桃红等都能吹奏,而且能打拍子。当时槟城琴行正进口一批德国霍耐尔(又译“好来”HORNER口琴),价格不菲,因音量宏亮共鸣好,颇受欢迎。我校的口琴队就用它武装起来的。当时领队兼乐队指挥是一位高班学长叫林翰逊,音乐有造诣,口琴队内有5—8支低音伴奏(BASS)大部分队员指定用普通吹奏(不用舌头打拍子),在当时一支40—50人的口琴队也相当3、4把手风琴的演奏效果,是蛮不错的。

路线图
路线图

    二、欢送南侨机工回国服务大会会场在头条路(我们叫magazine )春满园游艺场。在春满园举行盛大的欢送仪式,大会的盛况已没有印象,仅清楚记得大会结束开始游行。出春满园沿着头条路向东北经过沓田仔(此街叫carnavon street).沓田仔有集中于此的大书店、文具店,素有槟屿文化街雅称。这条街两旁挤满华侨高呼口号,表示对司机机工的敬意。从沓田仔向南拐入打石街(Jalan Aceh)这里路窄又是绿灯无轨电车线,因游行人挤电车也停下让道。到了打石街南头往东就是沿海港乾路。走过很长一段,过了火车轮渡码头,再往北走就是驳船泊地。机工们穿灰色军服打绑腿背上行李下了驳船划到轮船上船。

    三、口琴队当时确定游行中吹奏曲子现在记起来的有:《光明赞》、《马赛曲》、《凯旋曲》(记不起曲名但其英文歌词是“Triumph, triumph the boys are marching”)、《牺牲到了最后关头》、《保家乡》、《长城谣》、《再会吧!南洋》,李叔同按日本《旅愁》改编《送别》等吧。

    校铜乐队停奏,我口琴队就接上轮流吹奏。

    历史的巧合,我有幸1991年4月去大理开会,五一节后回到昆明,曾利用机缘去西山游览,在美丽的滇池畔巍峨西山脚下,用怀念之情凭吊矗于此“南洋华侨回国机工纪念碑”并默哀。

    在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不能忘记我国军民付出的巨大的牺牲,其间也包含了3200多名机工所付出的牺牲,这最充分体现了华侨对伟大祖国的热爱。而一支小小的口琴也让我受到爱国主义的亲身体验。66年前的一些片段让我永记心中,常用爱国主义来鞭策自己,直到生命终了。

分享到:

上一篇:白骨告诉我

下一篇:抗日英雄谱(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