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南太平洋战争毁了我深学的机会

2005年06月30日
文章来源: 潘金成
作者: 潘金成
点击量: 7044

    1939年-1941年12月我有幸到马来亚最高学府--钟灵中学学习。一场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摧毁了我再深造的黄金时期。

    一九四一年末的最后一个月头几天我顺利地渡过学校考试,接着就参加全槟屿会考。我充满稳操胜券的信心,当最后一个科目考完我走出丽泽学校考场大门,顿觉一身轻松。遂与同学约好周末晚同去关仔角(ESPLANADE)海滨放松一下,去欣赏我校交响乐团的公演。

    七日傍晚,我们骑自行车去关仔角,华灯初上,海堤路每隔20米一盏埕亮路灯,海风吹拂得令人陶醉,海浪一波又一波拍击长堤,该是涨潮时分,有些堤段因海浪拍起的浪花飞溅到堤边草坪。来来往往的游人熙熙攘攘,处于草坪中心的红顶圆形音乐亭里校交响乐团正向游人演奏。听到正在演奏《风流寡妇》华尔兹中段,游人拥挤,我们只好在10米处外凝立聆听,一支曲目下来,赢得观众拍手叫好,而那位瘦俏的菲律宾指挥(好象叫卡尔罗斯先生Mr.Carlos)频频鞠躬并含笑向听众表示谢意。我们呆了约40分钟,还听了施特劳斯的《蓝色的多瑙河》及若干支进行曲和园舞曲,此时已临近九时,游人如鲫更是热闹。只是出现与这氛围不对称的情形,猛然间有一小队一小队全副武装的英军沿海堤疾步朝炮台方向走去。我怔了,但很快就下意识地和近日读报的内容联系起来。马上从脑海里冒出“要战争了”的想法。我朝全场看去,关仔角熙熙攘攘的场面依旧。但是,在我心中却无法拂去“战争”阴影。它的阴影已经在很长一段时期笼罩着半岛的高空,迟迟没有飘散的迹象。这个把月来,课后,我总要读华文、英文报纸,版版连篇累牍在议论日、美交锋,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从醒目的标题中可看到:“日军---南进乎?北进乎?”“日美就两国关系磋商”和“一触即发”“火药库”等舆论,以及“日军在南海频繁蠢动”等一连串的消息报道,使人感到有一种不祥之兆将发生。这就联想到当晚听见到英军匆匆跑动的情形。

    可是,还有一股消息报道(多系媚英的内容)频频引用英伦的消息似乎若无其事,把阴霾的乌云吹出个明媚阳光来。丘吉尔的讲话被《海峡时报》绘声绘色地渲染,报纸引了他一段话:“我们现在有强大的力量,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在印度洋、太平洋上装备一支强大的海军”。他的讲话经过报纸一渲染给一时恐慌、疑虑的殖民地“子民”吃了一粒定心丸。正如一队队英军的出现并来影响游人在关仔角的游兴。有时,一些舆论导向给人们带来一种自我宽慰,比如“小日本竟敢作孤注一掷?中国战场拖了四年,战线又拉得那么长,小鬼子能耐吗?”而那些盲目迷信西方者曰:“日本能对付得了A、B、C、D这4张牌吗?(指美、英、中、荷)”他们以此作自我安慰,寄幻想于打不起来。而反动派更是希望矛头会指向北方,“北进”就是对付苏联。

    然而,确实亦还有一种舆论力量,向人民讲真实情况,它告戒人民,日本法西斯已蠢蠢欲动,大有称霸世界的野心,向全马人民敲响警钟,这就是仍如于地下活动的马共和它的外围组织抗援,民先,铁血团和真正抗日的爱国人士。可是他们没有合法的论坛,他们的心声一时还处于被压抑,被封窒的境地,只能靠偷偷摸摸地散发传单,就这样一旦被逮捕就有被驱逐出境的可能。

    显然晚上气氛极不相称,游兴大打折扣,商量决定打道回宿舍。途径槟榔路(槟岛最繁华大街)时,发现隔三差四的几家日人商行前都停有军车,头戴钢盔英军站着岗,不远处有一些看热闹的群众。原来军队正在执行拘捕日侨的行动,这是交战双方必然的一着棋。果然不出所料,战争已降临半岛。在归途中还听说新加坡遭飞机轰炸。我们加速骑车回甘光岭鲁。甫到宿舍就听到空袭警报,但未见有飞机出现,虚惊一场,原来只是例行的防空演习( 马来亚自1939年欧战开始就实行灯火管制及防空演习)。

    这一夜,想到的尽是战争规模如何?存在有侥幸心理,总觉得鬼子不会是仍几颗炸弹吓唬吓唬英国人?战场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陆地战场还打不起来?即便打起来的话,胜败还两可呢?

    翌日,仍然常上课,第一节是英语,简德辉老师宣布,如果形势无太大变化,毕业班(指我们初中三年)12月15日回校参加毕业典礼,这几天放假。下课后,同学们三五成群聚集于校园,把梅老师团团围住,我也挤了进去,只听得梅老师说:“日军已经在哥打岭鲁登陆,泰国已向日军屈服,战事已降临马来亚。毕业生各自先回家去,何时返校,悉听通知┉”我恍然大悟,感到事实上战火已燃烧到半岛了,哥打岭鲁的沦陷意味着从那里直插向宜力也不过半余英里。入侵已是现实,眼下就是看英军敢不敢奋战抵御。然而,他们能抵挡得住吗?

    我与同学离校返回家,九日晚回到宜力家中。

    宜力于1941年12月13日沦陷,日军的25军18师团小场分遣队以少量的自行车先遣队(尖兵)从水牛道进入宜力。

    英军12月15日放弃槟榔屿,日军19日完全占领槟岛。

    1942年2月15日英军在新加坡向日军投降。

    战争从此结束了我的学生生活。

    战争启蒙我走上革命道路,当战后钟灵中学于1945年12月5日复校时,我已投身于马来亚工运活动。

分享到:

上一篇:白骨告诉我

下一篇:抗日英雄谱(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