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中文域名:山西省归国华侨联合会.政务

落叶归根

2019年06月13日
文章来源: 太钢能源动力总...
点击量: 2319

    因为走西口,我的父母漂流到了蒙古。于是,我在蒙古出生,在蒙古上学。五岁的时候,母亲因病去世,父亲一个人拉扯着我们兄弟四人长大。尽管在蒙古的生活衣食无忧,父亲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是在山西定襄的亲人们却一直期盼着家人的团聚。1984年,政治的原因使得我的二哥要被遣送回国,记得那天少言寡语的父亲没和我多说什么,只记得父亲的一句话,咱们都回吧。我知道,父亲早有把母亲的骨灰迁回祖坟的想法。于是,17岁的我跟随父亲回到了祖国。

    1984年的太钢正处于改革开放时期快速发展的时期。那时的太钢建成投产了中国第一台18吨氩氧炉,不锈钢冶炼总量和钢锭合格率也大大提高,第一块不锈钢坯结束了我国没有不锈钢坯连铸机的历史,填补了我国合金钢连铸技术的空白,宣告了我国不锈钢生产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其实,这些事情都是后来单位进行企业文化培训时才知道的。那时的我回国后,就被分配到了当时红红火火的太钢,分配到了当时的动力厂机械工段。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很有意思,上班的第一天,工段的师傅们对我投来的眼神让我感受到了他们对于我这个所谓的“外国人”的好奇。在他们心里原本以为我会穿着西装革履,操着满口外语,却没想到我只穿了一身中山装、说的也是中国话。师傅们全都围在我周围问长问短,好像我是一个外星人。看着身穿补丁落补丁工装的四五十岁的师傅们,感受着他们的好奇和热情,我的心情没有了紧张。我的师傅看上去跟我一样似乎不善言谈,平日里,他只教我干活,但在私下里,他却跟我说了一句,“你真行!”原来,师傅有个在美国的亲戚,但并没有像我一样回到祖国的怀抱。

    现在回想起那段和师傅工作的那段时光,很怀念,很留恋,那时的师傅们简直就是手把手的教我车工的伙计。他们说,因为岗位上全是五十岁左右的职工了,技术都很不错,但是担心他们一退休,连个接班的人都没有,所以一直很着急。听说要来个年轻人,还是一个“外国人”,两个班的班长因为争着要我,都快打了起来。刚从国外回来的我没想到自己这么受欢迎,当时真的很感激太钢人的热情,所以我很踏实的跟着师傅们作着车工的工作,10多年来,我掌握了一整套车工技术,我们做的设备磨具当时还为动力厂创过一些效益。

    2000年,随着太钢改革的进一步深入,此时的太钢经历着日新月异的变化,面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形势,公司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政策和措施,快速实质性地推进了改革。“太钢牌”不锈钢获得了“中国不锈钢最具竞争力第一品牌”称号;“太钢牌”不锈钢获世界市场中国(钢铁)十大品牌称号;奥运圣火传递进入太钢,不锈钢生产跨上了一个新的高峰。在改革的洪流中,我从动力厂转入到供水厂,又从供水厂转入到能源动力总厂,尽管我已经不再专门从事车工工作,但依旧在岗位上从事着与检修有关的工作。作为归侨的我,每年都会有机会参加统战部门和公司组织的座谈,畅谈自己的想法,了解公司改革进程。我感到很荣幸,也很自豪,感谢太钢师傅们对我的帮助,感谢太钢对我的接纳。

     习总书记来到太钢的调研更让太钢职工信心满满,“发扬工匠精神”“要奋起直追、迎头赶上”,总书记的亲切关怀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总书记的殷切希望是我们奋进的方向。我会和大家一样,认真学习领会和贯彻总书记考察太钢时的指示精神,踏踏实实扑下身子抓落实,信心慢慢撸起袖子加油干,立足本职、勤奋工作,在节能减排、绿色发展上下足功夫,推动企业关键能源指标的持续进步,助力实现太钢梦。

分享到:

上一篇:深深中华根,泱泱中华魂,赫赫中国梦

下一篇:故乡